水门汀

用户投稿   2024-03-09 02:41:10

开工以后的时间,大厅里的人们各自忙碌起来。老谈秘密武器开始彰显威力,一则小型的扩音设备瞬间有了夏日晚间绿地广场舞大妈高大上的感觉。音量的放大这一是功能,二是老谈的独有的感觉,仿佛一时无处不见的气场,如果几分钟内没有声音的冲击,这大厅也就是不是原来的大厅。人来人往一拨又一拨,走廊里的脚步登时急促起来,老谈的脚步也和办事的人对话开始有了节奏,有了特色走廊里的人们也就熟识这种声音。一旦某一天未曾听到,那么老谈就不是老谈。

水门汀

干净的水门汀上一滴水都没有,就如聪明绝顶的脑袋油光锃亮,一根头发掉下去就能滑过去。顺着收费厅里叫号机不知疲倦地重复着这号那号,络绎不绝的人们慢悠悠挨进了队伍中。

水门汀

夏日的午后赤烈烈的阳光,联排的的店铺都早早搭起来遮阳的了帘子,大厅的主人却没有此待遇,老谈颇有智慧,一把椅子的位置折进大厅空调对过。客人不多的时候,老谈便和其他人拉起了呱,北地人豪爽,天南海北颇见功力,这个说说那个说,笑容也开始了荡漾。老谈自豪经历颇多,谈资自然不落下风,这时的老谈俨然是中心之中心,股票房子,家庭情感无一不落之其夹带,于是乎这个应一声,那个应一声,老谈越发的升高,嗓门训练是需要持久的练习,角儿门练习总有其法门,老谈当然不例外,高扬转降,嘘寒问短,无论老少,如此虽然不是大众开心果,但也找到了广播的渠道,老谈的绝技绝不止这些,一切的消息收留之快,就如同他长挂耳边蓝牙耳麦,酷哥从来是不用演绎,一举手一投足,晃来晃去满满的气势,实用和装饰在某个点上交集,老谈神采飞扬的傲气愈发弥漫开去。国人自古以来卑微之心久之,于是乎,众人的目光中羡慕多一分不少,少一分不行,空空的大厅里人并不多,回荡如鼓凿般铮铮之声从高音到低音,此起彼伏,窗外树上知了也许来凑了热闹,此起彼伏的延续着。洋洋洒洒的老谈显然活力充沛,指点零零散散的人们取号、排队,偶尔看到乱窜的人们,免不了主动这里那里晃晃,显然这种忙碌让她喜悦,每一个忙碌的人们和他来往,老谈的形象异常的高大,帮扶老幼,提醒,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老谈依旧没有疲惫,嗓门一声接一声,安静的大厅里响着回声。

那标志性的大嗓门响起的时候,顿时力压四方,一下子就似乎某人不叫这厅堂也就是失去了颜色,一时间人人吓一跳。爽爽的嗓门倍亮,眼神迅捷,气势挺括,均不见足球裁判员那哨子的声音一出手便停滞了时间。不用说,被吓住的不止那银发的老人们,橱窗里坐堂的这几位也一齐抬起了头。颤巍巍的老人们嗫喏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左顾右盼手足无措的舞动着。就看一个大刀金马如雕塑般坐在椅子上的人腾身站了起来,扬头,甩胯,那一水的流利不用猜也是训练过的。指挥中心是其与生俱来的法宝,待得老人们醒悟过来,一来一回的语言颇显张力。那老人们出了门也不由自主地回过头来望望,也许那映入眼帘的黑色才能够让人安静,落落的脚步声中唯有大嗓门依旧热乎地招呼着,迎来送往仿佛一遭又一遭。这个门厅的保安---老谈,本地俗称“黑猫警长”,来往人有相熟诚挚称之“谈哥”,当然也有本地之口拙的智慧妇女轻轻的吐出一声“黑猫”----登时众人皆笑,前仰后合无法自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