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图书馆

用户投稿   2024-03-09 03:31:36

元元图书馆

我是一名图书馆馆员,入职18年,有幸一直在读者服务部门工作。我经常会跟各种各样的读者打交道,记录几个爱读书的读者的故事,跟大家分享。

上海图书馆2001年就推出了为阅读障碍最大的视障人士提供的专项服务,视障人士可以通过邮局免费邮寄盲文书、有声读物。许先生是一位视障人士,通过盲协的登记,成为上图注册读者,借有声读物磁带。每逢寒暑假,许先生打电话来沟通要借磁带内容时,都会跟馆员说,麻烦提供1张近期上图讲座入场券。这个特殊需求,让我记住了他。有一次,许先生来参加活动。活动结束后,我送他去衡山路坐轨交一号线,一路走一路聊,我了解到许先生的妻子病故,他的青光眼恶化导致几乎失明,当时母亲瘫痪,孩子只有2岁。孩子现在上小学,家里没有电视机,图书馆每周邮寄给他的4盒磁带是他和孩子的“亲子阅读”内容。每次收到磁带,他都要等孩子放学后一起听。他要的讲座入场券是给孩子的。许先生的故事给我触动很大,我跟他约定,孩子有需要,借书问题我来解决。之后很多年,小许放假就到图书馆找我借书。有一天,小许给我报喜,考上了苏州大学,我由衷为他高兴。大学期间,小许继续来馆借书,之后考上了公务员。一个特殊家庭的孩子,靠自己的努力好学,借助图书馆的图书资源,改变了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元元是个因疾病致盲的孩子,目前在上海市盲童学校就读。元元第一次来上图是一位志愿者带她来的。时值暑假,孩子渴望参加社会活动,却苦于大人没空带她出门,志愿者曲老师知道情况后,带她来到图书馆。元元发现图书馆有盲文书、有声读物,从此打开了阅读新天地。在了解元元家庭情况后,上图有适合的少儿活动,无障碍阅览室的馆员会上门去接她,活动结束再把她送回家。每到寒暑假,元元妈妈会跟馆员联系,希望能给孩子多借一些盲文书。就这样,图书馆的活动、盲文书,陪伴着元元成长。元元和图书馆的故事也还在继续中。

2020年疫情初期,刚刚推行随申码,入馆需要核验。有一天,我在知识广场上看到一位老人,她看着年轻人刷码进馆,满眼羡慕。我赶紧上前,问老人是否需要帮助。老人说她86岁,就喜欢看书,但没有智能手机和随申码,进不了馆。我请老人在门口花坛上坐着休息一会儿,我帮她进馆还书并借书。当我把借好的图书和卡交到老人手里时,老人连声道谢,开心地拿着书离开了。大约两个月后,我又在广场值班,第二次见到老人。这次我帮老人借好书后,跟她聊了会儿天。老人告诉我,她平时一个人,没有其他爱好,阅读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图书馆是她经常来的地方。面对这样一位热爱阅读的老人,我不由得感慨:“爱阅读的人生很美好!”我把手机号留给她,让她之后借书预约有困难,提前联系我。

其实,类似场景在我们工作中经常出现。有一位读者这样评价:“图书馆许多工作人员默默付出搭建了阅读的平台,给了普通老百姓美好的时光”。作为一名图书馆馆员,我觉得最大的幸运是能为爱阅读的读者提供服务与帮助。如今,我与我的服务团队工作重心转移到上图东馆,我们期待与每一位读者相遇。(谢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