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来一声笑

用户投稿   2024-03-09 03:33:37

本文原创首发自《今古传奇·武侠版》2019年1月刊,作者留刀,任何媒体账号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欢迎转发个人朋友圈,将有趣的知识分享给更多的人。

由来一声笑

武行当中有句谚语,叫做"技法无高下,功夫有浅深",这句话用来堵那些争论拳种之间孰高孰低的无聊人士之口非常好用。

但这句话并不正确。

功夫有浅深不假,技法也有高下。

那些流传广泛的大拳种,就是比那些小拳种的技法更全面,教学和训练体系更科学。

这种体系是需要有人在创拳初始就奠定好基础,然后经过几代人不懈努力才能打造出来的,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传统武术门派林立,但真正拥有较为完整的技战术体系和训练体系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个而已。

形意门创拳之初,祖师李洛能站在前人肩膀上,占尽了天时,又一下子教出了双手之数的顶尖高手,并且这些弟子们都不是限于一地之人,天南地北哪里都有,所以又占了地利人和。而后他的这些弟子们将拳法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改革后又流传了出去,并且连续几代都稳定地教出了不少顶尖高手和大批作为中流砥柱的普通高手,而这每一代的高手又都能够在原有的基础上再发展,如此循环往复,形意拳也不敢说达到了完美,只是说在不断进步罢了。

而今天,我们就来介绍一下,在李洛能之后,第一个对形意拳进行了革新的人——郭云深。

由来一声笑

郭云深,名峪生河北深县马庄人,清朝末年武术名家。

郭云深是李洛能八大弟子中名气最大的一个,以"半步崩拳打遍天下"而著称。这半步崩拳,就是郭云深对形意拳所做的革新。

相传郭云深身材矮小,但精力强壮,性格刚烈。少时喜爱拳术,到处寻访武术名家,曾经向拳师冯誉彰学习长拳、向孙亭立学习八极拳,习练数年后,孙亭立认为郭云深学拳已成,便推荐他再去李洛能那里学形意拳。郭云深拜见李洛能,说明来意,并将八极拳的刚猛拳法和梨花大枪演示给李洛能看,李洛能见郭云深所练手法灵速、气势严整而神气活妙,遂收为弟子,从习十二年艺成。

郭云深艺成之后便遍游各省,与同道者广为结交,并交手切磋,无有一败,以一身武艺搏出了偌大名声。后来在京师任清宗室载纯、载廉的武师期间,遇到了八卦祖师董海川,两人比武三天,

未分胜负。

彼时是咸丰年间,在这段时间里,郭云深主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断地跟各路高手较劲,为形意拳扬名,同时也博采众家所长,完善自身。

而到了同治年间,郭云深离开京师,去了正定府知府钱锡彩处作幕宾,并教其子钱砚堂学武。当时正定府有一个武举人,名叫窦宪钧,自恃精通技击,收罗千余名流氓无赖,敲诈勒索,横行乡

里,为百姓深恶痛绝。即使是过往的镖师,也要登门拜谒送礼。郭云深历来性烈如火,听说窦之恶迹,遂生除暴之心。

一日,郭云深路过窦的庄园,有人劝郭云深去拜访窦宪钧,郭云深故意朗声答道:"他不过是一土豪,武林败类,不齿于人,我见他干什么?"此话传达到窦宪钧的耳朵里,窦大怒,投书邀郭云深赴宴,欲置郭于死地。郭云深从容不迫,身背月牙剑,单身赴宴。郭迈进窦家大门,只见

两厢打手手持刀枪棍棒,杀气腾腾,窦宪钧据案傲然而坐。

郭云深从容就座,窦宪钧早已按捺不住,大喝一声:"姓郭的!你胆子不小,经过本庄,竟敢不来叩见。"郭云深厉声斥责道:"你是什么东西,无非是一个鱼肉乡里的无赖恶棍。真当天下无人能收拾得了你?"郭云深说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箭步跃上桌案,一手揪住窦宪钧的衣领,另一手拔剑从他小腹直挑到心窝,窦宪钧登时毙命,而一众打手见闹出了人命,纷纷鼠窜。

郭云深径直到官府投案自首。消息传开,百姓拍手称快,并纷纷联名呈状,为他开脱,再加上钱锡彩爱其才能,所以最终只以误杀罪判处郭云深三年囚禁。

郭云深在囚室之中无所事事,更加苦练拳法,但其师李洛能所传授的践步崩拳,需要步法大开大合,他脚戴铁镣,步法受限,无奈只能前脚进一步,后脚跟半步。但这样反复演练,居然由此创造出了被后人称为绝技的半步崩拳。在如今形意五行拳的基本架子中,其他四拳都是践步,唯

独崩拳是并步,就是由此而来。

(中排左四为郭云深)

郭云深出狱后,钱锡彩问他:"你的功夫荒废了吧?"郭云深笑而不答,一把虎扑向墙壁击去,墙壁应声而倒。

从狱中出来之后的郭云深,在经历了困兽破壁的心境之后,终于达到了他武学的巅峰。此后他与人交手,再无别的花巧,就是一式崩拳打出,中者立扑。这样的次数多了以后,渐渐就有了"半步崩拳打遍天下"的名声。

不过江湖总不乏心高气傲之徒。河北正安县有个名叫焦洛夫的高手,绰号"鬼八卦",曾经用杆子打赢过大枪刘德宽。刘德宽后来拜在董海川门下,也成了八卦掌一代名家,他的枪法高明,与郭云深的师侄,绰号"粉面金刚耿大枪"的耿继善齐名。不过这是后话。彼时刘德宽败给焦洛夫时武学虽还未大成,但是枪法上已有火候,焦洛夫能以杆子胜他大枪,足见不凡。

(刘德宽)

焦洛夫就对郭云深很不服气,他找到郭云深较量,但交手仅一个回合就被打倒在地。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崩拳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式直拳,怎会有如此威力。遂闭门不出,终日琢磨破解崩拳之法。一天,他从庖丁刀切萝卜中悟出砍法可破崩拳,于是苦练三年,直到掌力将碗口粗的白蜡杆一格即断后,这才又邀郭云深较量。

对于三年之后的重会,郭云深知道焦洛夫功夫必然大进。只是他嘿嘿一笑,喝道:"鬼子焦,看拳。"人还是那个人,拳还是那个拳,可怜焦洛夫三年的卧薪尝胆,仍然难以阻挡这疾愈迅雷的攻势。他虽然如庖丁切萝卜般挥动双臂施展烂熟于胸的砍法破解崩拳,但他砍向郭云深的手刀,一与攻来的崩拳相交,就如同波涛汹涌的巨浪扑向铜墙铁壁,郭云深的一拳丝毫未被阻拦,"嘭"的一声闷响,犹如山墙倒塌,焦洛夫再次坐在地上。

焦洛夫屡与高手较技,可说未有败绩,两次栽在郭云深手上,心中极为不甘,总觉得自己苦练的"砍法"似乎缺少点东西,便绞尽脑汁,冥思苦想,这一想,居然真让他想出一个歪招来,于是,他又邀郭云深比试。二人搭手进招,郭云深再以崩拳进击,只见焦洛夫这次施展砍法不是向下,

而是小臂上挑。这次双臂一触,郭云深隐然一惊,崩拳一松,手臂化劲,豪不受力,随着对方的上挑将手臂向自己方向一翻,焦洛夫微微一愣神,那一拳已经从下而上又一次打在了他胸上,他第三次扑翻在地。焦洛夫不禁喟然长叹:"好崩拳。"他挽起胳膊上的衣袖,露出绑着的利刃。原来他欲在对方崩拳打来时,挑断其臂,可是郭云深拳法实在出神入化,方使其谋算落空。

从此,郭云深以半步崩拳三胜"鬼八卦"焦洛夫的事迹不胫而走,为形意拳史上又添上绚丽的一笔。而与焦洛夫的这三次较量,也成了是郭云深一生中最重要的"平、胜、负"三战中的胜战。

郭云深前半生学艺,后半生传艺,为形意拳的发扬光大贡献出了毕生的精力。他不爱摆架子,也从不以师长自居,更不在意辈分与师门,经常往来于师兄弟之间,讲武论艺,将山西派与河北派各自的心得融合一气。他从不吝惜于分享自己所得,所以其师兄弟皆要求自己的徒弟多向他请益。清末形意拳门下成名的弟子,不论师从于谁,多数都曾得到过他的传授与点拨。

郭云深晚年隐居故乡,收徒传艺,同时对形意拳理论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和总结后,著述了《能说形意拳经》一书。

为后世武人广泛引用的"武学有三层道理、三步功夫、三种练法。三层道理是:一练精化气,二练气化神,三练神还虚。三步功夫是:一易骨,二易筋,三洗髓。三种练法是:一明劲,二暗劲、三化劲。"就出自于此书。

八十岁去世,葬于东安庄。

纵观一生行事,不愧形意门风。

(完)

本文原创首发自《今古传奇·武侠版》2019年1月刊,作者留刀,任何媒体账号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欢迎转发个人朋友圈,将有趣的知识分享给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