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抛弃我

用户投稿   2024-03-09 03:02:18

七年光阴荏苒,我与林晚的婚姻步入了第七个年头。

她似乎已将昔日的山盟海誓抛诸脑后,任凭一个外来者在我面前肆意妄为。

她拒绝为我提供医疗费用,与那位衣冠楚楚的男性友人相伴,用尖锐的言辞刺穿我的心。

然而,这一切已不再重要,我已下定决心与她离婚。

因为,我的时间所剩无几了。

……

“情况就是这样,你去缴费处就可以了!”

医生匆忙地将诊断报告塞到我手中,便急着去接待下一位病人,留下我一人在那里愣愣地盯着诊断书上的字。

我不假思索地拨通了林晚的电话,直到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才回过神来。

还没来得及听到她的声音,一个低沉的男声先传了过来,伴随着急促的喘息。

“晚晚,谁啊?怎么这时候打电话过来?”

林晚和他说了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我还在电话的另一头,她的声音里充满了不耐。

“程砚,你又怎么了,不是告诉你我在工作吗?你成天在家闲着没事干吗!”

“这个月的钱,你还没打给我。”我深吸一口气,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淡淡地说道。

林晚冷笑一声:“你愿意和我离婚,钱有的是,谁让你死皮赖脸地非要留在我身边!”

“林晚,你现在先打一万给我,我生病了,要交治疗费。”我看着银行卡里那微不足道的余额,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打给我,我回去就签字。”

“程砚,你交什么治疗费?”林晚的语气紧张了不到三秒,便转为无尽的嘲讽,“是不是去治脑子啊!你是该去看看医生!”

那边的男生也跟着笑了起来,然后小声道:“晚晚,别理他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做呢!”

林晚低语了几句,男声低低地呻吟了一声,随后迅速挂断了电话。

我习惯了这样的结局,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却笑不出来。

看着银行卡的余额,我身无分文,治疗费用还在等着我支付,我不得不向林晚公司的方向走去。

看着电梯一层层上升,我把检查报告放进了包里,深吸了一口气,敲开了林晚办公室的门。

林晚不在,只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她的座位上,他看着我,眼中充满了不屑。

“程先生,您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

我认得他,秦轻。

他是与林晚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是婚前婚后都与林晚亲密无间的男闺蜜,是刚刚电话那头的低沉男声,也是破坏我和林晚婚姻的第三者。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淡淡地说。

姑娘抛弃我

“今晚,让林晚回家。”

秦轻跷着腿,高傲地坐在林晚的办公椅上,从高处俯视我,眼神中满是不屑:“晚晚不想回家,我有什么办法?”

我刚要开口,秦轻突然收起轻蔑的神色,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迅速将桌上的茶水泼在自己身上。

接着,他望向我身后,语气委屈:“晚晚,他泼我。”

这是秦轻惯用的伎俩,连掩饰都懒得掩饰。

我没有回头,只听见林晚愤怒地推门而入,抓起桌上的茶壶就向我泼来。

我穿着的衣服不算厚,但也挡不住热茶的冲击,滚烫的茶水溅在我的手臂和大腿上,带来一阵阵灼热的痛感。

“你现在胆子大了,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不准找秦轻麻烦!”

我擦拭着身上的水迹,冷笑着回应:“他既然敢破坏别人的婚姻,就应该有被找麻烦的准备。”

林晚的眼神几乎要将我烧穿,我看着她愤怒的样子,心中有些恍惚。

我总是看到她愤怒,愤怒于喜欢我的女生没有界限,愤怒于工作中同事的阻挠,愤怒于我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但这次,她为了别人,毫不犹豫地攻击我。

“秦轻家庭美满,所以他成熟稳重,哪像你?”

“我告诉你,就是因为你这种性格,你身边的人才会一个个离开你,我才会讨厌你!”

“你就等着吧,不好好讨好我,等你死了,看有没有人给你收尸!”

我的心里像是被无数细针扎刺,我尽力掩饰住苍白的脸色,但回忆仍不可抑制地涌现出来。

我的父母在我六岁时生下了弟弟。

随着弟弟的成长,他对我并无好感,于是父母决定将我遗弃在远方的孤儿院门口,头也不回地离开。

曾经的林晚听我讲述这些往事时,那个总是傲慢刻薄的她第一次沉默了,她轻轻抚摸我的头,笨拙地投入我的怀抱,用温柔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安慰我。

“程砚,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以后有我爱你。”

“是他们没眼光,我的程砚是全世界最好的人。”

而现在的林晚,却能毫不犹豫地用锋利的言语刺穿我曾经向她展示的最柔软的痛处。

其实她说得没错,我确实快死了。

在这个世界上,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爱人,如果没有意外,真的可能没有人会为我收尸。

我默默记下了这件事,决定提前安排好一切,确保我的骨灰能得到妥善安置。

我失去了与她争执的力气,缓缓掏出离婚协议书:“签字吧。”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钱。”

林晚在看到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刻,脸上出现了短暂的僵硬。

“什么意思?”她愣了将近半分钟,才缓缓吐出四个字。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离婚协议书,看不懂吗?我只要钱,房子、车子、公司股份我什么都不要。”

其实,那些房子、车子和公司股份,我也没资格要求。

其实,家里的房子、车子和公司的股份,我原本就没有资格要求。

这些都是林晚的,在我们结婚的时候,她的亲人和朋友都反复叮嘱她,一定要签署婚前协议。

林晚握着我的手,眼含笑意:“我的就是你的,就算你把所有这些都拿走,我也心甘情愿。”

现在,我们即将离婚,我也命不久矣,对于我来说,这些都只是束缚。

我想要的,不过是足够的钱,不需要太多,能够安排好自己的后事,再去做一些一直想做却未竟的事,那就足够了。

林晚犹豫着,疑惑又探究地注视着我脸上的表情变化,直到秦轻的手臂环上她的肩膀,她才如梦初醒般签下了名字。

“好,你要的钱,稍后我会打到你的账户上,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来找秦轻!”

“离婚了,谁还会想出现在这里,你我,从此陌路。”我深深地望了林晚一眼。

“直接去民政局吧,然后我回去收拾东西就走,我一天都不想再见到你。”说完,我盖上笔帽,瞥了一眼手挽手的林晚和秦轻,转身离去。

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般配,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时的模样。

曾经的林晚,经常不顾家人的反对,悄悄跑到孤儿院找我,我们一起翻墙出去玩,她站在墙下,笑容张扬:“程砚,跳下来,我都敢跳,你可别说不敢。”

随着我们关系日益亲密,她开始扔石头进来,然后在墙下等我跳出去。

她第一次扔石头的那天,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秦轻。

他的穿着与孤儿院的其他男孩截然不同,年纪虽小,却有着富家公子的气质。

我低头看看自己满是灰尘的衣服,破旧的鞋子,悄悄将因做杂活而长满老茧的手藏到身后。

林晚却毫不在意地牵起我的手,兴奋地对秦轻说:“看,他是不是很帅?他是我见过最完美的男生!”我看着手中的离婚证,回过神来时,出租车已经停在家门口。

下车后,我感到喉咙一阵腥甜,便下意识地蹲在家门口,想先喘口气再进去。

“怎么?和晚晚离婚后悔了?”

我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看到来人后冷笑一声,“秦先生,我和林晚今天刚离婚,就算你们明天结婚,也来得及,这么急不可耐吗?”

秦轻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我不用照镜子也知道,与他相比,我现在的样子肯定狼狈不堪。

“真可怜,以前还以为晚晚有多爱你,原来也不过如此。”

“不过我早就知道了,我和你,我才是那个更适合晚晚的人。对你,她不过是一时兴起。”

我使出全身力气,猛地给了眼前这个男人一拳,“什么时候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也能站在道德制高点说话了?再多说一句话,我就多给你一拳。”

“看好你的林晚吧!听你这么说,她还不如一只狗忠诚。希望对你,她不是一时兴起。”

“程砚!”林晚冲上前,将秦轻拉到身后,秦轻适时地露出了受伤的表情,我看着林晚愤怒的眼神,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我们一人一个,虽然不大,但是代表我的心。”她那时候笑得灿烂,眼睛里满是幸福的光芒。

那颗大钻戒,是我后来买给她的结婚戒指。那时候我已经有了些积蓄,想要给她一个更好的未来,所以在结婚的时候,我偷偷地买下了这颗闪耀的钻戒,作为我们爱情的见证。

我记得她看到那颗大钻戒时的惊喜和感动,她紧紧地抱住我,眼泪汪汪地说:“程砚,我们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的,对吗?”

我轻轻地抚摸着那两枚戒指,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那时候的我们,是那么相爱,那么相信彼此,那么坚定地相信我们会一直幸福下去。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林晚已经不再是那个满眼都是我的女孩,我也不再是那个可以给她幸福的男人。

我深吸一口气,将那两枚戒指放回盒子里,继续收拾我的东西。这个家,已经不再是我的家了。

我把我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放进箱子里,这些都是我这几年的回忆,有快乐的,也有痛苦的。但是,无论好坏,这些都是我的人生,我需要去面对和接受。

“程砚,你没事吧?”林晚站在门口,看着我忙碌的背影,语气中有些许的担忧。

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我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去解释什么,也没有必要去解释。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淡淡地说,然后继续收拾我的东西。

林晚看着我,眼神中有些复杂,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走开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有些苦涩。我们曾经是那么相爱,现在却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不过,我并不后悔。因为我曾经拥有过她的爱,曾经拥有过我们的幸福。即使现在失去了,我也不会忘记我们曾经拥有的美好。

我把箱子合上,深吸一口气,然后拎起箱子,走出了这个曾经充满爱的家。

“程砚。”林晚叫住了我,“没了我,你还有地方可去吗?”

“像你这种人,没亲人更没朋友,你要多找找自己的原因!”

"抖音搜索[天王星球]小程序,搜索口令『187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