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阿拉伯之春

用户投稿   2024-03-08 07:43:41

大家好,我是柳行长。

我们都知道,冷战结束后,失去苏联抗衡的美国开始“放飞自我”,不断的推行以自己为中心的“世界新秩序”。此前讲到的巴拿马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欧债危机,其本质都是如此。

什么是阿拉伯之春

但是美国在惩戒全世界的同时,却没有管好自己。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了,不过这场危机很快就被无限印钱的手段所化解,美国仅在一年之后就“greatagain”了。

当然次贷危机的到来,又迅速引爆了欧债危机,就此两场金融海啸开始“合力”席卷全世界,危机爆发之后,对于除了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来说,谁能站得稳,立得住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什么是阿拉伯之春

回顾当时,我国的确受到了影响,但是基于我们的体量和政策,便很好的把一个短期、强冲击的威胁,转化为一个持续性相对可控的威胁。除了股市的一次剧烈波动之外,当时的过来人应该都没体验过银行接连倒闭,货币大幅贬值,失业率激增和社会动荡,然而经济基础较差的国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美国强权的命脉之一便是石油美元,美国在战略上便十分重视北非和中东。不过在“9.11”事件之后,美国才深刻的意识到原来阿拉伯世界民众这么恨自己,这股仇恨首先来自于他对以色列的无限宠溺,其次便是美国一直干涉他国内政,在中东和北非地区阻止伊斯兰势力上台。

如果想缓解这一矛盾,那也不可能从第一点上做出让步,于是美国并开始从第二点上重新考量自己的立场,如果说某些伊斯兰势力有望得到政治地位的话,一来能让针对美国的恐怖势力分心,二来还能在北非中东各国的政权中制造混乱,一举两得。

美国的这一想法可以被概括为:如果阿拉伯人足够蠢,愿意生活在伊斯兰政权之下,那么好吧,我们就去帮助他们,给他们伊斯兰教法,只要能够让我们拿石油。

于是,在这样的政治立场上,美国要做的一件大事,那变成让北非、中东一些国家陷入内部撕裂和混乱之中,进而让新的政治势力得到可乘之机。

正好,当全球的金融危机开始殃及北非、中东一带时,美国的机会来了。

#01

在非洲大陆的最北部有一个小国名叫突尼斯,其面积约合三个通辽。它拥有长达1300公里的海岸线,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隔海相望,是世界上少数集中了海滩、沙漠、山林和古文明的国家之一,是悠久文明和多元文化的融合之地。

上世纪50年代,摆脱了法国人民的突尼斯,迎来了独立并大力发展经济,由于其拥有出色的地缘优势和较好的经济基础,吸引外国投资并非难事。

于是,从1987年起,突尼斯的GDP以每年平均接近5%的速度快速增长,其发展成就也被誉为“突尼斯奇迹”。

当双重危机到来时,据说金融海啸并未对突尼斯的经济产业结构造成明显的冲击,但却重创了突尼斯的旅游业,这就使得依靠旅游及周边产业谋生的底层民众怨声载道,进而将怨恨转嫁于政府,但是本.阿里或许一直都没能想到,最初对这一切并未重视的他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穆罕默德.布瓦吉吉是突尼斯的一名普通青年,自幼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叔叔家庭条件十分落魄,所以说有诸多媒体事后比较用心的报道,布瓦吉吉拥有大学甚至研究生文凭,而她的妹妹则表示他从未高中毕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一直希望自己和他的姐妹们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于是,布瓦吉吉很早的就开始辍学,并从事各式各样的工作,挣钱试图改变命运。

随着经济危机带来的失业大潮,找不到工作的他就只好推车卖水果,所以说警察经常没收他的手推车和货品,但布瓦吉吉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继续摆摊。

2010年12月17日上午,他借钱买下价值200美元的货品,但不久后警察便再次出现,并对他处以罚款。在这一过程中,布瓦吉吉被一名45岁的女性市政官甩了一巴掌。

由于阿拉伯世界习俗的原因,市政官的女性身份加重了布瓦吉吉所遭受到的侮辱,受到激怒了,他前往地方政府的办公室投诉,但是总督拒绝接见。

于是,冲动之下的布瓦吉吉便购得一罐汽油,并把它们淋在身上,愤怒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可是,事后当地政府在此事的处理上敷衍了事,便引起了群众群体性的不满,这名青年的过世,激起了突尼斯民众的同情心,也激起了他们长期以来潜藏的对失业率高涨,贫富差距过大和政府无能的怒火,加上当地社交网络的煽风点火,一场场反政府的示威游行,逐渐演化成突尼斯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示威活动。

民众们纷纷要求本.阿里下台,不敌民意压力下的本.阿里就只好宣布解散国会,重新大选。但彼时民众的示威活动不但没有平息,却有组织的在迅速升级,多地暴力事件频繁,治安形势崩溃,再次大选已无法进行。

最终,在布瓦吉吉事件后的第29天,本.阿里不得不放弃了这个自己统治了23年的国家,深夜飞往沙特寻求避难。

由于茉莉花是突尼斯的国花,这次巨变被一些国际传媒,尤其是美国媒体称之为“茉莉花革命”。

#02

回顾整个世界,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社会不幸,最终演化成了多次暴动的导火索,并成为压垮本.阿里政权的最后一棵稻草。不过,一直都说“阿拉伯人不团结”。

可是,突尼斯的动乱却迅速高效地蔓延到了其他阿拉伯国家,紧随突尼斯其后的那便是埃及

在埃及领袖萨达特遇刺之后,穆巴拉克继任埃及总统,他吸取了纳赛尔时代国有化经济和萨达特时代自由开放经济两个方面的深刻教训,努力的平衡发展方向,大力推进改革,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2004-05财政年度,埃及的股市增幅位居所有新兴经济体增幅之首。不过,由于埃及政府一直鼓励私人投资吸引外资,欧债危机的爆发便引起了欧元区的资金回流和欧元贬值,进而又带动了埃及货币的贬值,贬值带来的通胀压力,又引发了实体经济的快速衰退和失业率上升。

不过,以埃及的体量来看,一场经济危机并不足以动摇国家之本,但是其国内低迷的经济气氛的确让民众对于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

而除了经济因素之外,埃及还有一些历史遗留矛盾。自第四次中东战争之后,萨达特政权出于埃及自身利益的考量,选择投靠了美国和西方势力,并在阿拉伯国家中率先与以色列进行和平建交,这也是众多阿拉伯世界人民所不能接受的。

当“茉莉花革命”顺着网线传播到埃及,民众似乎发现了一个宣泄政治诉求的方式,与此同时,境内的伊斯兰势力也会利用民众的力量来对穆巴拉克政府进行政权的颠覆运动。

相比突尼斯的抗议活动来说,埃及的参加人数更多、规模更大,并且示威活动呈现出十分明显的组织性。

抗议者们发起的第一次聚众,便挑选了1月25日警察节,这一特殊的全国性节日。此后的日子里,示威者们几乎每天都废寝忘食地发起抗议活动,并且在活动中经常伴有人员伤亡。

随着国内混乱的逐步升级,其他反对派的影子也逐渐浮出水面,其中一股势力便是下届总统大选的热门人物默罕默德.巴拉迪,这是一名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的人。另一股势力便是一直被埃及政府认定的,是非法组织的穆斯林兄弟会。

随着抗议活动的持续,总统穆巴拉克身心俱疲,2月3日他在开罗总统府表示,他已经厌倦总统职位,愿放弃对下届总统的选举,但由于目前社会局势动荡,他表示自己依旧要坚守岗位。

可这时美国奥巴马总统又在华盛顿发表讲话,称埃及政权的有序过渡是有意义和和平,并且必须从现在开始。当反动势力有了靠山,他们对推翻穆巴拉克政权的坚持便更有了底气。

示威游行也开始从棍棒、石块,逐步升级至枪械和手榴弹,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埃及的示威活动愈演愈烈,参与人数高达百万人之多,流血事件、抢劫、破坏公物更是屡见不鲜,银行家们在交易室忙着处理混乱的业务,海外投资和当地商人纷纷选择资金出逃,并抛出埃及镑。街头示威行动,已经导致埃及相当部分经济陷入瘫痪。同时,也失去了大量的外汇来源。

最终,穆巴拉克在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中被迫下台。同年4月被逮捕,他受到多项罪名指控,包括为未阻止军警枪杀示威者。

#03

当突尼斯和埃及的革命相继获得成功之后,利比亚的反抗势力也开始紧随其后的酝酿反政府的抗议活动,极为相似的一幕。在2011年2月16日在利比亚境内被点燃,但是手腕强硬的卡扎菲绝不会坐以待毙,随即便派出精锐部队和雇佣军进行镇压,并且还通过电视台警告示威者,不要以身试法。

相比突尼斯和埃及来说,卡扎菲政权似乎的确更值得被推翻,因此,利比亚的抗议活动升级速度要远超突尼斯和埃及,并且逐步的发展为持续了半年之久的内战。

7月15日,包括美国和北约在内,已经有39个国家承认了利比亚反对派政权,卡扎菲政府也在多次与反政府武装的对峙之中,损失惨重。8月22日和内派武装同多国联军,协力攻入首都的黎波里,卡扎菲政府宣告垮台。10月20日,卡扎菲在其家乡苏尔特的一个废弃下水管道中被捕,随后便迎来了并不体面的死亡。

#04

此后,阿拉伯之春的病毒,便开始在中东四散开来,黎巴嫩、巴林、也门、约旦等阿拉伯国家也纷纷开启了极为相似的反政府活动,但相比这些国家来说,影响最为深远的损失至今最严重的那还要受叙利亚,叙利亚处于中东地带的中心地带接壤以色列,并且石油储备丰富,因此它在美国的眼中既敏感又特殊。

美国政府认为伊朗、叙利亚、黎巴嫩一直是中东地区反对美国和以色列的堡垒,而叙利亚就是该“邪恶轴心”的中枢,对以色列的安全构成极大的威胁。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打下了叙利亚的戈兰高地,至今都未归还,你说人家能不恨你吗?

而当埃及和约旦先后和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之后,叙利亚便是仍旧与以色列维持战争状态的阿拉伯国家的主力军,除了巴解组织之外,几乎所有巴勒斯坦激进组织的总部长期设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9.11事件之后,美国也将叙利亚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黑名单。

2011年3月6日,叙利亚安全部队在德拉市逮捕了15名儿童,这些儿童因为在墙壁上书写反政府言辞而被抓捕,并有传言称,他们受到了残酷的虐待。

3月15日,叙利亚境内主要城市的街头同时爆发了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活动,数千人被捕。

4月18日约有10万示威者在霍姆斯广场静坐,要求总统巴沙尔下台。

无独有偶,2011年8月,奥巴马再次公开表示,巴沙尔应该下台,改变叙利亚政权将是美国的头等大事。

于是,截至2013年3月初,美国向叙利亚反政府组织提供了3.65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其中有教育、安全保障、食品和药品的援助,更包含所谓非致命武器,美国提供的所谓非致命武器,到底都有什么呢?自动步枪、榴弹发射器、手雷、炸药、防弹衣,甚至还有装甲车、无人机等装备。并且美国的援助随着事态升级而更加慷慨。

截至2013年4月,美国向叙利亚反政府势力提供的非致命性武器援助已经高达2.5亿美元,由于叙利亚内战过于复杂。其实街头抗争仅仅只是一个影子,真正动摇政权乃至发起战争的是反对势力借助民怨向当权者发起的权利挑战。

但是在和平时期,那些反对派在当权者的镇压之下已经四分五裂,并且影响力十分有限,而能否在街头示威的短时间内完成整合,形成一股,强大的反政府势力则是对他们最大的挑战。

为此这些反动派必须借助一些“神秘的力量”,才能让这场内伤的矛盾转化为一场有计划的阴谋。而这个神秘力量便是传播效率极高的互联网和美国的支持。

#05

回顾东欧及前苏联各国内的“颜色革命”,以及更早的“和平演变”的计划中,我们就能够发现美国的频繁介入,而在阿拉伯之春中这种介入已经在逐渐的完善并升级。

从舆论引导再到技术支持,美国已经是游刃有余,并且形成了一套颇为有效的瓦解手段。在互联网上美国的一些专事输出民主的非政府组织和基金会,培训了一批批阿拉伯的键盘下,他们通常被人称为网络阿拉伯联盟,实地引导上,美国又在资助和培训那些熟练掌握街头暴力斗争的社会动量。其实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早在阿拉伯之春爆发前,美国便做好了准备。

从2002年起,美国便开始筹划了一场“阿拉伯革命”,并在05-10年之间,美国通过非政府组织与基金会培训了不少于1万名的埃及“公知”,并且每年为他们投资近2000万美元。

2011年更是将用于此目的的款项增加了一倍。请大家记住这些臭名昭著的民间组织的名字。

法国大革命期间,罗兰夫人临刑前留下了一句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那时阿拉伯之春正孕育着充盈的希望,卷过北非与中东这片动荡的热土,人们怀着对于“民主的热望”走上街头,目睹着频繁的政权更换旧政府是被推翻了,但是阿拉伯之春所倡议的自由民主,究竟给阿拉伯世界带来了什么?

埃及军政府的上台,利比亚也门的四分五裂,“黑棋”的崛起还是叙利亚境内持续至今的战火呢?持续的混乱,让各国的GDP增长率再次降低到有史以来的最低值。经济停滞,物价飞涨,失业率激增,人们不得不再一次的走上街头,再一次目睹权力的更迭,再次进行持续的内部消耗,再次迎来经济停滞,物价飞涨,失业激增,这个恶性循环到现在都无法停止。

而叙利亚人民更是在10余年的战乱中游离失所,而阿拉伯国家的混乱和惨痛并不会影响美国在石油宗主国的既得利益,也并不影响这一国际海盗在中东地区的肆意妄为。

#06

最后,我们再来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西方民主目前没有造成西方发达国家的分裂?其中一个重要的关键因素便是西方国家发达的经济水平,这种高度发达的物质发展水平,便来自于西方国家通过不平等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来掠夺他国的财富,进而得以实现。

马克思名言:“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他们所掠夺的财富在满足资产阶级及其统治者自身享受的同时,还会以选举庇护的方式,让民众得到了一定的物质利益,以此来巩固统治地位,构筑合法性认同也,因此获得了制度的话语霸权。

因此,西方民主是有分裂性的,更是具备侵略性和掠夺性的民主。

当然也不能完全说是美国发动了阿拉伯之春这场革命,这些阿拉伯国家内部也各自有各自的问题。

可是无论如何很遗憾的是,阿拉伯之春的确让美国迎来了彻头彻尾的胜利,所以积累了成功经验的他们仍旧会肆无忌惮的用相同的方式寻找下一个输出民主的目标。

对于我国而言,所以说如今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我们仍要承认差距,承认还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未来它是否能够强大和辉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参与者,也是见证者,这个世界并不公平,并不和平,唯有依靠自己多方面的强大,才能有效维护我们的安全,才能不让民主输出影响到我,才能让那些别有用心的反动势力成为跳梁小丑和历史的笑柄。

那么感谢大家的收看,如果您觉得我讲的内容还不错,还请多多点赞,关注支持一下,这对我真的十分重要。

以经济的视角讲历史的故事,我是柳行长一个曾经是成为行长的男人,下期见。

微信号|柳行长

新浪微博|柳行长

B站|柳行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