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喊我小老公

用户投稿   2024-03-09 03:12:07

先来听婊哥讲个故事:

唐朝时,一位名叫麦爱新的读书人,在考中功名后,觉得自己的妻子年老色衰,便喜新厌旧有了再纳新欢的想法。于是,写了一副上联放在案头:“荷败莲残,落叶归根成老藕。”恰巧,对联被他妻子看到。妻子从联意中觉察到丈夫有了弃老纳新的念头,便提笔续写了下联:“禾黄稻熟,吹糠见米现新粮。”以“禾稻”对“荷莲”,以“新粮”对“老藕”,不仅对得十分工整贴切,新颖通俗,而且,“新粮”与“新娘”谐音,饶有风趣。

妈妈喊我小老公

麦爱新读了妻子的下联,被妻子的才思敏捷和拳拳爱心所打动,便放弃了弃旧纳新的念头。妻子见丈夫回心转意,不忘旧情,乃挥笔写道:“老公十分公道。”麦爱新也挥笔续写了下联:“老婆一片婆心。”此后,夫妻间便有了“老公”与“老婆”的称呼。

哇,好生浪漫有木有!如果你真沉浸在爱意里,那你真的太天真了!

近日,著名历史学家、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彭林在讲座中指出,现代人的很多常用的称呼是有失礼仪的。比如,向他人介绍妻子时的“爱人”是情人的意思,而“老公”一词在古代是太监的意思,称呼丈夫应称为“外子”。

我擦,国民老公王思聪是不是要吐血身亡了!婊哥也忍不住的笑了,太监什么鬼?“外子”又是什么鬼?然而,不得不承认,老公的由来却是如此。

“老公”一词在明清时是对太监的称呼。古代宦官,被称为寺人、黄门、貂珰,卑称内竖、阉宦、太监、阉人,民间则俗称老公。

清人笔记《枣林杂俎》记载李自成进京后驱逐太监,“群呼打逐老公”,有“打老公”一说。明朝时宫里的太监时常仗势欺人,万历年间出现“矿监税使”欺压百姓,造成了人民的反抗,所以常常有“打老公”的事发生。所以这个打老公可不是妇女们天天在家的扇、捏、锤、踢,还没这么“浪漫”!

清朝老公是妓院里面妓女骂妓女的话,妓女骂妓女,说你今天晚上陪老公,老公就是指太监。因为在宫里,有些太监仍然残留花心,仍喜欢逛妓院,钱虽也花了,却没办法圆满,于是就很变态地折磨妓女,以解心头之痒。京城妓女最怕碰到这种客,私下里叫他们”老公“,其实就是对太监的一种蔑视辱骂。

照这么看来,叫自己的丈夫老公确实不妥,但是像“外子”这样文绉绉的称呼用在生活中又会觉得格格不入。表急,下面这些叫法,你都可以试试~

【良人】古时管丈夫“良人”,这称呼好听啊,估计那时的丈夫都不泡妞,家里一杆旗帜永远飘扬,所以叫“良人”。在当时,妻子称自己的丈夫为“良人”,但丈夫管老婆也叫“良人”,想必当时男女还是比较平等的。

【郎君】在此之前有“郎”这个称呼,但单音节词似乎太甜腻了,大约除了个别那时的“小甜甜”,如郑袖,钩弋之流,众多良家妇女们在人前还是羞于叫出口。于是就在前头或尾后加一个字变双音词,即“郎”字后面加上一个“君”字;在“娘”字后面加上一个“子”字,成了表示亲昵的“郎君”,“娘子”。

【官人、外人与外子】宋代,是南北文化交流的时代。在夫妻间的称呼上,也是称谓较多的朝代。宫延中,出现了“官家”一词;平民百姓中,有了“官人”这一称谓,有的妻子称自己的丈夫为“外人”,再文雅点的就叫称做“外子”。潘金莲称西门庆一定是甜甜的一声“官人”,但李清照称赵明诚则一定是“外子”。

【相公】如看过京剧,越剧,黄梅戏的话,无论青衣,还是花旦在台上,拉长了音儿一声“相——公——”,你要是个戏迷,你或许可以叫着试试。

【男人】男人,这是最有归属感的叫法。通常必须加上定语,谓之“我男人”。可惜仅见于通常极具团队精神的乡下女人口中。

【我们家那口子】带有一种隐秘的亲热味道!但其中已无尊敬的意思。

【孩子他爸】最隐蔽,委婉的叫法。

【老板】现在中国到处都叫老板,连有的研究生叫自己的导师为“老板”,就是这么烂的称呼,丈夫们享用的机会都不多,更多的时候倒是称自己的老婆做老板和领导的。

【亲爱的】这应该是现金年轻人最常用称呼,但这已经不仅仅限于对丈夫的尊称了!

【死鬼】一种淘气的叫法,这个词不常用,多见于偷情的情况下。

好了,有需要的美女们,自己挑一个赶紧领走吧!当然,前提是你得有个老公,哦不,有个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