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法栏目剧熬婚

用户投稿   2024-03-10 04:11:13

儿媳让婆婆用公筷,儿子让妈妈住自己家地下室太可恨。

丽萍来到儿子嘉豪的别墅里照顾即将生产的儿媳娇娇,可没想到嘉豪却把她带到了保姆住的小房间里,称楼上四层的房间都用着,现在就这一间是空的,反正她也就晚上睡个觉,白天都在楼上干活就在这里凑合住一下。丽萍一看心里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只是点了点头说自己也不讲究就照他说的做。

而嘉豪显然也并不在意母亲的情绪,他让丽萍收拾好房间后就去给娇娇做饭,说完转身就上了楼。等嘉豪离开以后因为保姆的房间太小没有地方放衣服,丽萍于是便去超市买了个箱子回去装衣服。可她刚跟自己做过保姆的朋友红霞把箱子抬进去时娇娇就一脸不高兴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当着红霞的面斥责丽萍说她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丽萍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一脸难堪的看着红霞,红霞见状识趣的说自己还有点事就先走了,接着便赶紧离开了这里丽萍连忙客气的跟她道谢。可她刚把红霞送走娇娇却又开始向她发难,她指着箱子问丽萍这个箱子是怎么回事,丽萍赶紧跟她解释称这是自己买来装衣服的,因为自己房间里没有柜子所以用这个方便一些。

普法栏目剧熬婚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娇娇就撇着脸说以前那么多保姆住过那个房间也没人说过不方便,这些塑料制品很多,材料都不过关闻着就有一大股的味道,家里现在马上就要有小宝宝了怎么能用这种东西?

丽萍一听连忙表示这是自己在大超市里买的,都是有牌子的不会有独有味道的。可娇娇却一脸不快的说有没有害谁说的清楚,再说自己这里也不是出租房、装修都是什么档次的。

他都知道就连门口的鞋架都是红木的,他买个塑料品放家里像什么样子。丽萍还想跟他解释说自己也就临时放下东西,等将来不用扔了就是了。可娇娇却大喊着让他现在就赶紧扔了,自己闻着这些劣质塑料味就恶心。他说完冷哼了一声,也不再理会丽萍转身就离开了这里。丽萍见状也不敢再说话。一旁的家豪跟丽萍说,这个自己帮她先放到外面去,她等下赶紧把箱子拿去退了。她说完也不管丽萍答不答应,搬起箱子就走了出去。

普法栏目剧熬婚

丽萍见状心里也十分委屈,但为了和儿媳处理好关系,她也只能默默的忍受了下来。而娇娇的刁难却并没有就此结束。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娇娇看到丽萍一直用自己的筷子夹菜,便是一家豪趣提醒她。嘉豪见状连忙告诉丽萍说娇娇的肠胃不好,让她吃饭的时候用公筷,这样能避免交叉感染。

丽萍一听愣了一下,她以为娇娇是有洁癣,点点头称用公筷干净卫生。接着便起身去拿新的筷子了。可他拿回来后却发现,娇娇和嘉豪不仅没有用公筷,还互相给对方夹菜。这让丽萍的心里顿时十分不是滋味。

一段时间后娇娇生下了一个女儿甜甜,娇娇的父母一出手,就给嘉豪拿了5万块钱,让他给娇娇买点补品。嘉豪见状顿时乐开了花。而丽萍看着嘉豪对岳父母点头哈腰的样子,想起自己被儿子儿媳当成了外人,心里就更难受了。

在娇娇生完孩子出院后,娇娇的父母准备去他们家里住一段时间,嘉豪赶紧将丽萍带到楼上的空房间里,让他把房间打扫干净,迎接娇娇父母的到来。丽萍一看,意味深长的问他说,这间房间原来一直是空着的呀。嘉豪听出了母亲话里有话,连忙解释说自己也不是空着,不让他住。主要是娇娇的父母隔三差五就要过来玩两天,这房间得给他们留着。

丽萍听到这话会议一笑,说自己也不是过来享福的,住哪都无所谓。

她的话音刚落,这时孩子的哭声从楼下传来,丽萍赶紧和嘉豪一起下楼,给孩子泡奶喝。然而就在她在给孩子兑奶粉的间隙,娇娇却发现孩子身上穿着的衣服,不是自己和嘉豪买的。于是便质问丽萍这衣服是从哪里来的?

丽萍一听,连忙解释说这是自己带过来的。以前别人家的孩子穿过两次,自己看挺新的,就洗了一下消了毒拿过来了。然而她的话音刚落,娇娇立马大喊着说,她居然给孩子穿别人穿过的旧衣服。丽萍连忙跟他解释称,这孩子就得穿旧衣服,因为旧衣服软和刚出生的孩子穿的舒服。可娇娇却斥责他有没有搞错,自己给孩子买了那么多新衣服,他偏偏要给孩子穿捡来的衣服。当自己家是要饭的吗?

他的这话一说完,一旁的家豪也毫不客气的指责丽萍,让他赶紧把衣服给孩子换了,旧衣服都给自己扔。掉丽萍一听还没开口说话,娇娇紧接着又警告他,说自己的女儿用什么穿什么,自己都有安排,不需要他拿主意。他说完狠狠的瞪了丽萍一眼,接着便气冲冲的离开了这里。丽萍被儿媳骂的狗血淋头。此刻他真想一走了之,可看着嗷嗷待哺的小孙女丽萍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半夜因为孩子哭了,嘉豪便给丽萍打电话让他过来抱孩子。丽萍连忙起床,跑到他们的房间抱起孩子就走了出去。从凌晨3点一直哄到5点半,等孩子睡着后,他又开始去厨房准备起一家人的早餐。

然而娇娇的母亲下楼吃早饭时,看见丽萍熬的粥后,就阴阳怪气的说这粥跟清水一样,连稀饭都算不上,这不就是米汤吗?丽萍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刚想走过去跟他解释。可这时嘉豪正好从楼上走下来,娇娇的母亲就指桑骂槐的问他,说自己在这里给他们增加负担了吗?那是不是米都买不起了,他看看这稀饭都能照出人影来了。

嘉豪听到这话瞪了丽萍一眼,斥责他说自己不是让他熬粥吗,他怎么弄出一锅稀饭来?丽萍赶紧解释说自己不知道,大家喜欢吃稠一点的,自己马上倒掉重新做。然而娇娇的母亲却一脸不快的说不用了。等她做好都猴年马月了,自己还是出去吃吧。

·她说完就拉着娇娇的父亲离开了这里。一旁的嘉豪看到岳父母生气,立马转过头指责丽萍说他是怎么回事,生活费又不用她出。她干了这么多年的保姆,是不是连粥都不会熬?

丽萍听到这话顿时就急了,她红着眼说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保姆,可从来就没见过像她们这么不尊重人的,她们嫌自己粥熬的清,把汤倒掉不就完了吗?要是嫌自己做的不好她就去请别人去,自己过来照顾娇娇坐月子,连带着她们一家老小都伺候了,还想让自己怎么做,真把自己当成免费保姆了是吗?

她说完就气的将自己的围裙卸了下来。然而她的怒气却并没有吓到嘉豪,反而招来了嘉豪更强烈的责怪。

她大骂丽萍说她是自己的母亲,孩子也是他的孙女,让她帮忙带一下怎么了。再说了自己好不容易遇到娇娇,有了她爸妈的帮助,自己可以少奋斗几十年。人家现在出钱给自己买房子,他们出力帮忙照顾孩子就那么困难吗,她就不能给自己省点事吗?

说完这些话恶狠狠的瞪了丽萍一眼,接着便留下她气冲冲的离开了这里。丽萍听到嘉豪的这番话,心里顿时五味杂陈。可想到自己这些年的确亏欠了嘉豪,她最终还是释怀了下来。

就这样,丽萍在不断的迁就娇娇一家人中,过了一段时间后,这天孩子准备过百日宴时,丽萍却突然接到了丈夫杨明亮单位的电话,对方告诉她说杨明亮在装空调时,安全绳出了问题,不小心从楼上摔下去了。丽萍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急了,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回去看她,可没想到却遭到了嘉豪的阻拦。

她拉住丽萍说人家都说了,他父亲也没什么大碍,他回去干什么。丽萍一听急着说她爸现在腿受伤了,一个人在家自己不放心,总得回去看看吧。

她说完也不理会嘉豪转身就准备走。可这时娇娇也走了出来,他对着丽萍大喊着说他可不能走。他要是走了孩子怎么办?丽萍连忙表示孩子每天吃奶换尿布都在旁边看着,应该也学会了吧。而且他爸妈现在也在这里,让他们帮忙搭把手。

可娇娇却一脸不悦的说,让他分清楚主次好不好,嘉豪的爸爸只不过是摔断了一条腿,他另一条腿还是好好的又不影响生活,而他们从来都没有带过孩子。他要是走了他们可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旁的家豪见状也劝丽萍让他不要走了。他要是走了这孩子就没人带了。

丽萍听到这话张着嘴想要反驳,可娇娇却又宣称,他爸妈现在还饿着肚子呢,他要是走了他们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