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用户投稿   2024-03-10 02:31:08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踏上法院的征程屈指算来已临27个年头了。其间的酸甜苦辣我尽偿遍,我领略了做一名法官的不易,但更多的是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提升了我判断是非曲直的能力,增强了法与理,正义道德与邪恶较量的勇气,收获了处世的哲学,收获了追求幸福人生的丰富阅历……

2017年,对于临沭法院是一个载入历史的时间,伴随着司法改革的审判团队组建,开启了临沭法院新的改革历程,我也有幸成为改革的参与者和胜出者,组建了自己的审判团队。现在给同事们交流的时候,“审判团队”这个新鲜词语时不时从嘴里蹦出,让人觉得原来印象中庄严持重的法院,眼下仿佛也跟改革前沿的时髦词语搭上了边。“以前,我没接手机,解释都是‘我开会呢’。现在,不接电话,回复都是‘我开庭呢’。”这个变化现在正在悄然发生在我们每一位审判团队法官身上。由于案件的随机分案,承办案件增多,这让我的精力一下子就从过去庭内事务管理为主转移到了案件审理上。这就要想方设法提高工作效率,将案件依收案时间先后排列,定出时间表,按计划审结。此外,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投入到工作中。白天抓紧时间开庭调查,工作时间不够用就利用晚上的时间写法律文书、阅卷。熟悉审判的人都知道,开庭不仅是个脑力活,它需要审判员的大脑高速运转,掌握庭上瞬息万变的局势;开庭还是个体力活,一个庭开下来常常口干舌燥,身心疲惫。

我们团队主要审理刑事案件。审理刑事案件需要细心,面对被告人要有耐心、责任心、爱心,要有社会责任感,在此期间,我接手了一起恶性集体食物中毒案件,案件的影响比较大,牵扯的对象大部分都是在校的小学生,学生的家长都非常的气愤,纷纷要求严惩被告人,还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我深深知道此类案件中,如果民事部分处理不好,极易引起被害人或其家属的激烈情绪,激化双方当事人的矛盾,给社会带来不安定因素。因此对此类案件,我时刻提醒自己要做好当事人的工作,及时化解矛盾。在庭外积极和被害人及其亲属沟通协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从各种方面分析利弊,积极联系双方协商赔偿事宜,面对被害人及其亲属方的言语咄咄逼人,我苦口婆心,从增进邻里感情,相互礼让角度做工作。面对被告人的自暴自弃,我打出亲情牌,从他的父母、孩子等为突破口,去化解思想上的藩篱。经过半个多月的努力,被害方最终打算和对方和解,毕竟都是街坊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要伤了一辈子的的和气。被告人心里的阴影也逐渐消退,积极面对现实,最终这一案件得到合理的解决。

一次次的亲身实践,一次次的理论探讨,使我的业务能力不断提高,思想也进一步成熟。多年的办案经验,使我深深体会到,要想办好案,自己要先学会做人,要养成优良的品格,用良好的德行感召当事人。俗话说: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诉讼双方因为诉讼搞得身心疲惫,这时一个微笑、一句温暖的话语都会产生心理上的共鸣,使其感到没有远离生活,对生活产生希冀、憧憬。取得了当事人的理解和信任,能使双方当事人愿意讲出心中深藏的话语和积怨,非常有利于案件的审理。”这是我办案的“法宝”。前段时间我们团队分了一起离婚案件,我了解案情得知,被告男方在一企业上班,因为工作的缘故经常的加班,还没有周末休息时间。有时候下班以后,想着着急回家照顾一下妻子和几个月的孩子。往往这个时候,他的朋友提前打电话联系,因为有段时间不一起玩了,想约着几个好朋友一起聚聚。男方碍于情面,不好推脱就答应了,这时候经常很晚才回家。女方为了这件事和丈夫说过多次,男方总是说这么好的朋友主动打电话约着一起玩,不去总是不好。女方就感觉丈夫这样太不顾家了,不能尽到丈夫的责任,尽管丈夫苦口婆心的解释,妻子总是不能原谅,为此女方一纸诉状告到法院。我看到这起案件,凭我多年的审判经验,如果仅仅是开庭审理进行判决,绝对达不到理想的效果,甚至效果恰恰相反。他们的感情其实是牢固的,就是因为没有处理好朋友家庭的关系,女方一赌气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我庭前把男女双方叫到审判庭,给他们俩做思想工作,从双方的感情入手,处理好社会和家庭的关系,离婚后的各种弊端等。我还刚说到一半,男方就痛哭流涕的向妻子保证,以后一定要改,好好照顾家庭;女方也是流下了泪水,说自己不应该这么鲁莽就起诉离婚,应该多和丈夫交流和沟通。看着夫妻双方相互拉着对方的双手,各自说着自己的不是。我会心的笑了,这个案件的结果还用说吗?

从踏入法院的那一刻起,到法院改革的最前沿,小牛负重犁,修炼成精英,为民苦亦乐,丹心映天平。感谢法院教会了我许多,感谢法院成为我成长的伊甸园。在临沭法院改革如火如荼的时候,我庄严宣誓:在法院这个成长的乐园里我将一如既往更加努力,始终以党性原则严格要求自己,树立良好的法官形像,让自己的青春继续在神圣的审判岗位上闪耀光辉,用热情和智慧谱写审判事业更加辉煌绚丽的篇章。

(“我与团队共成长”征文活动三等奖作品,作者王兴成,员额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