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柴烈火,莫颜的作品有哪些

用户投稿   2024-02-09 17:31:44

干柴烈火

干柴烈火是一个成语,拼音是gān chái liè huǒ,形容情绪高涨。 明末·冯梦龙《醒世恒言》第八卷《乔太守乱点鸳鸯谱》:移干柴近烈火,无怪其燃;以美玉配明珠,适获其偶。 译文:把干柴放进烈火中,这样怎么能不燃烧,用美玉来配明珠,以这样合适的来获得其对偶。 《星火燎原·七千军万马下太行》:”战士们的情绪就象(原文亦如此)一盆干柴烈火,旺盛极了,一路高唱战歌……向赞皇城进发。

莫颜的作品有哪些

你不爱我,我就永远都不会让你知道我爱你。

这是我小小的自尊心在作祟。

​摘录:徐夫人毕凤华沉着脸也不应声,穿着得体的套裙走进来,跟在她身后的徐靖南看了莫颜一眼,莫颜嘴角翘出一丝嘲意,看也不看的把视线转向了别处。

毕凤华年近六十却风华依旧,保养得宜,随便往哪里一站就能让周围人喘不过气来。

她双手交握在身前,脊背挺得笔直,扫了床上的人一眼,沉声问:“孩子没了?”莫颜点点头,“我急急忙忙赶过来,还是来晚了,已经没了。

”床上的人倏地睁大了眼,莫颜转头去看她,在毕凤华看不见的角度里微微冲她眯了眯眼睛,她愣了片刻,张开的嘴就又慢慢合了起来。

毕凤华眼风从头到脚扫过儿媳妇一身的晨跑运动装,连她手腕上的发圈都没放过。

扫完后脸色好了很多,再不看床上的人一眼,转身往门外去,边走边说:“没了正好,谁的种都还不一定,省的将来祸害我们徐家。

”毕凤华走到病房外才停住脚步,狠狠瞪了身边儿子一眼,拉过莫颜的手拍了两下:“都是靖南,没边儿没沿儿的在外面瞎胡闹,委屈你了。

”莫颜抿着嘴笑:“不是还有您和爸爸疼我,给我撑腰?”毕凤华听了,立马又瞪了徐靖南一眼,沉声呵斥:“以后你再整出这种事,就别再进徐家的门!”说完,步伐优雅的走了。

徐靖南被骂得有些不耐,转过脸挑着眉去看莫颜。

莫颜早收了那副贤惠乖巧的模样,冷着脸伸手:“支票拿过来。

”徐靖南登时摸了摸鼻子,掏出支票簿,从保镖那里接过笔,在纸上点了两下问:“写多少?”莫颜斜眼看着他冷笑:“你自己的小情人,给多少钱还问我?我要是说一分都不给呢?”徐靖南早知道会撞一鼻子灰,很是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低头写着数字,还不忘嘴硬的说:“怎么能一分都不给呢?总不能亏了人家!流个孩子也怪疼的!”莫颜脸色就更冷了几分,拿过他递上来的支票,翘着唇角讽刺他:“那你干什么让人家做掉呀?徐少要是心疼,干脆把她请回家再怀一个?”说着推开门进去,把支票放在了床头柜前,点着支票对床上的人说:“记住了,还是那四个字:谨言慎行。

”床上的人此刻还沉浸在刚才毕凤华说的那句“谁的种都还不一定,省的将来祸害我们徐家”,心里一时庆幸起来,看来徐家果然不会要外面女人生的孩子,幸好刚才没说错话。

等回过神才发现,徐靖南已经搂着自己的正牌妻子走了。

自始至终,他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公众场合,莫颜顺从地被徐靖南搂了一路,直到上车才一甩肩膀,坐到了一边。

徐靖南跟着就要紧挨着她坐下,莫颜冷着脸看都不看他:“离我远点儿。

”徐靖南抬起来的屁股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最后还是坐回一边,“哎,都跟你说了,那个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呢,我那天晚上喝多了,根本不记得跟她……”“打住!”莫颜冲他挥了下手,“你跟她有没有上床,她怀的孩子是不是你的跟我都没有关系,我也不想知道!徐靖南,我就求你下次这种破烂事别再找我,孩子你要是想要,你就通知爸妈把她接回来伺候着生下来,要是不想要,你就自己处理干净了,明白?”“我要她的小孩儿干什么?”徐靖南听得莫名其妙,“哎,我说,莫颜你这是不识好歹,我这么做不也是在帮你?她要是生了徐家的孩子,你徐家少夫人的地位还能保得住?我还不是为了你好?”莫颜冷冷一笑,“我真是谢谢你替我着想!这种天天给你擦屁股的日子我过够了,我巴不得跟你离婚!”徐靖南看她一眼,不以为意地哼笑一声,凑过半边身子来,压着声音说:“你知道离婚意味着什么吗?先不说我这种离过婚的男人只会在婚姻市场上炙手可热,重点是,我们白纸黑字可都写好了,离婚是什么后果你知道吧,慎重啊颜颜!”莫颜不用看都知道他这会儿的表情贱得让人牙根痒痒,她本来心里就闷得慌,伸手使劲推了他一把,“滚!”徐靖南刚闻到她发间淡淡的洗发水香味,就猝不及防的被推了一把,后脑勺当的一声撞到了车窗上,疼得闷哼了一声。

莫颜依旧冷着脸看也不看他,徐靖南被磕得脾气也上来了,瞪了她一眼,揉着脑袋没好气地说:“真不知道我爸看上了你哪点儿好,让你这种动粗的女人做儿媳妇!”莫颜冷笑着乜了他一眼:“你爸就是看上了我敢打他儿子这一点。

”到了车上,徐靖南脸色不甚好看,阴阳怪气地说:“你还认识韩煜?”莫颜看了的kfc一眼,韩煜还坐在窗边,远远地只能看个大概轮廓,根本看不出是谁来。

她狐疑地问:“你能看出来那是韩煜?”徐靖南冷哼一声:“我有眼睛。

徐靖南被她一斜,霎时意识到自己被套了话,顿时羞愤又火大,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如今想起当初的事来,连莫颜也禁不住在心里暗自叹气,她已经二十七了,十七岁那年发生的事情,居然已经过去了近十年。

中学时代耳边充满的压抑争吵、离婚、车祸、改嫁、独自生活,那么多在当时她看来几乎毁掉她整个青春和家庭的灾难,距离今天,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

然而她还在介怀,那是她的灾难,不敢说它会影响她的一生,但至少,它所产生的连锁效应,一直影响她到今天,到现在。

可能她终究会原谅,会释怀,但至少现在她不能,那些事情,一想起来,她就会陷进孤立无援的泥淖,重重瘴气把她笼罩在其中,辨不清方向,看不见未来。

徐靖南心中不爽,静了片刻后说:“你怎么会跟韩煜认识?你俩什么关系?”莫颜心里烦躁不安,权当没听见,徐靖南就更不爽了:“我问你话呢!”莫颜瞪了他一眼,阖眼说:“你管得着吗?”“你怎么说话呢?”徐靖南一听就怒了,“莫颜,你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你是个有夫之妇了,就不能注意点自己的言行?什么叫我管得着吗?我要是不管,哪天被戴了绿帽子都不知道!”莫颜倏地睁开眼睛,一双乌黑的眸子闪着嘲讽,“我是个有夫之妇,你是什么?你注意过自己的言行?徐靖南我告诉你,你不愿意让我管你,就不要用双重标准来管我!”“我不愿意让你管我?你管过我吗?”徐靖南连声反问,小人得志地说:“是你自己不愿意管我是你自己的问题,我现在在以你丈夫的身份跟你讨论言行问题,你就要注意影响!”“滚!”莫颜再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冷笑道:“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拿着张结婚证就以为真是我丈夫了?我也拿着张结婚证呢,怎么就没听你叫过我老婆?”“你……”徐靖南气得攥紧了方向盘,有话没话地扔了一句:“你管我呢!”莫颜面色就更冷,嘲笑道:“所以,彼此彼此,你也管不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