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尾之宅,房宅龙头好还是龙尾好

用户投稿   2024-02-09 11:49:28

房宅龙头好还是龙尾好

都说古都北京,有三个地方的运气一定要沾一沾:故宫的王气、长城的霸气,还有恭王府的福气。

恭王府虽不是富丽堂皇的皇家宫殿,却以其奢华讲究的风格成为“中国第一风水豪宅”,并成功助力其主人成为了18世纪的世界首富,乾隆、嘉庆、咸丰、光绪多位帝王以及慈禧太后也曾纷纷到访,它的镇宅之宝让皇帝想取却不敢动,究竟是怎样玄机让它如此神秘?

(二)中国第一风水豪宅恭王府最早是“天下第一贪官”和珅的府第,同时也是他为儿媳妇、乾隆最喜欢的小女儿和孝公主打造的公主府,这里见证了和珅最辉煌的岁月。

不过1799年嘉庆帝抄了和珅的家,把这座风水豪宅送给了对它垂涎已久的弟弟永璘,“和第”变成了“庆王府”。

1850年,咸丰帝又将它赐给了六弟恭亲王奕訢,这位史上唯一由先帝在立储密诏上封为亲王的皇子成了这座风水豪宅的第三任主人,“恭王府”的名字也保留至今。

上一篇我们介绍了三任屋主的传奇人生,今天就进到王府内好好感受下到底何为“第一风水豪宅”?风水豪宅最重要的一定是位置,“月牙河绕宅如龙蟠,西山远望如虎踞。

”这是史书对恭王府的描述。

传说北京有两条龙脉,一条是故宫所在的中轴线,另一条是水龙,是指什刹海、北海和中南海一线,和珅的府邸恰恰就处于这水龙之上。

据说和珅曾大言不惭地说:“皇上坐龙头,我坐龙尾。

龙头虽掌大局,却还要龙尾行大事。

不过不管是公主府、亲王府,还是和珅这种朝廷官员的府邸,在清朝《大清会典》中都有严格的规制,和珅建宅依据的是公主府(郡王府级别)和朝廷一品大员宅第的双重规格,坐北朝南,府邸在前,花园在后,并分东、中、西三路,和珅把中路选为主轴线,让公主与他的驸马儿子住在东路,自己住在西路,因为古人以东为贵,和珅居西以示身份低于皇家。

在整体形状上,通晓易经的和珅采用了前窄后宽的形状,因为在风水上这代表“纳贵聚福”,《宅经》中描述此为“棺材型”,紧口宅基,富贵之宅,所以说真正顶级的四合院其实并不是正方形的,而是这种前窄后宽型。

前面的府邸为三路五进的院落,“三”代表古代的“三元思想”,即“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五”则代表着风水中的“金木水火土五行”。

府邸又为“前堂后寝”的格局,与紫禁城“前朝后寝”的形式相契合。

府邸的大门着红漆,面阔五间,不过这是恭亲王奕訢住的时候按亲王规格扩建的,和珅住的时候应为面阔三间,因为《大清会典》规定郡王府的规格府门为三间。

虽然那时府邸大门只能为三间,但和珅却干了一件胆大包天的事。

为了打造风水上所说的“蟠龙水环抱”奇观,他在门前和府的西侧挖了一条河,连通什刹海,并将水引到了花园中做了很大一个水面。

而什刹海的水来自皇家玉泉山之水,在清朝只可皇帝专用,和珅这是逾制之罪,可见乾隆当初有多宠他。

不过如今门前这条河早被填没了。

进了府门后,主轴线的第一道门称为“头宫门”,门前有一对石狮子,所以这个院落也称“狮子院”。

两头石狮子也是有讲究的,左为雄狮,右前爪下按着一个球,象征寰宇一统,权达四疆;右为雌狮,左前爪下按着一只小狮子,象征子嗣昌盛,繁衍绵延。

另外从石狮头上的璎珞也能看出府邸主人的身份等级:一品官衙府门石狮头上有十三道璎珞,俗称“十三太保”;二品少一道为十二道,三品再少一道为十一道,四品十道;五品和六品为九道,七品以下官员不能设石狮,只可设石兽一对,称“金毛犼”或“双喜狗”、“笑面虎”。

不过当年不管是和珅还是恭亲王奕訢回府时都不是从大门进到这里,而是坐马车或是骑马从府门东南方的“阿司门”来到“头宫门”前。

之所以这样走是因为在八卦上,东南方属巽位,正房属坎位,这叫“坎宅巽门”,有“紫气东来、寿比南山”之意。

“头宫门”的大门上有横七竖九的金钉63个,这也是恭亲王奕訢时的规制,和珅时期的公主府是按照郡王府横七竖七49个建造的,紫禁城中的皇宫大门上则是横九竖九81个。

跨过头宫门和二宫门两个院落,就是恭王府里最重要的建筑——银安殿,俗称“银銮殿”,对应紫禁城里皇帝的“金銮殿”。

作为王府的正殿,银安殿只有逢重大事件、重要节日时才打开,为礼仪之用。

银安殿东西有覆灰瓦的配殿,不过如今这院里的建筑都是2005年后新建的,因为老的在1921年元宵节的夜里因烧香失火烧光了,所以现在银安殿的内部也不是当年的样子,而是一个展厅,展示着清代王府文化和一些老照片。

还展示着极少数王府里曾经的物件,比如下图这个西洋钟。

之所以宝贝物件那么少,是因为奕訢的孙子小恭王溥伟在清朝灭亡后为了复辟筹集经费,把府内几乎所有能移动的东西都卖了,除了字画外的古玩都卖给了日本山中商会,而整个王府抵押给了北京西什库教堂的天主教教会,后因利滚利无力偿还,王府被辅仁大学买了去,成了辅仁女院。

解放后又成了8个单位的办公地。

下图是睿亲王多尔衮的“奉命大将军”印文。

顺治元年(1644年)三月,李自成攻占北京,明崇祯帝自缢。

中原形势的突变为清朝的发展创造了难得的机遇,四月八日,顺治帝赐睿亲王多尔衮“奉命大将军”敕印,明确提出入主中原的战略目标。

四月二十二日多尔衮率清军进入山海关,击溃李自成20万大军。

五月初二,多尔衮率清军进入北京,这是顺治九年用“奉命大将军”的印印下的印文。

如果顺治和多尔衮知道后代把国家搞成那样,签了那么多丧权辱国的条约,不知会说些什么。

下图是清朝亲王的朝服,恭亲王奕訢当年上朝时穿的就是这样的,石青色,上绣五爪金龙四团,前胸后背为正龙,两间为行龙。

所谓“正龙”就是正脸盘身的龙,“行龙”则为侧脸奔走的龙,行龙还可按照朝上或朝下的方向分为升龙和降龙。

龙袍上还有许多红色的蝙蝠,在满清,蝙蝠被视为神兽,传说当年太祖皇帝努尔哈赤崛起塞外时和蒙古部落争夺草原,有一次他的军队被蒙古大军追赶,努尔哈赤受了伤,从马上滚下来跌到草丛中,这时天上忽然飞来很多蝙蝠(也有说乌鸦的)将他掩护住,使他躲过了追兵。

从此以后,蝙蝠、乌鸦都被视为神兽供奉,蝠纹也成了皇族贵戚乃至普罗大众的纹饰。

而且“蝠”与“福”字谐音,“蝙蝠”即“遍福”,红色的蝙蝠则为“洪福”。

恭王府里就有9999只蝙蝠,还有一个“天下第一福”,一共一万个福,我们后面会看到,所以恭王府也被称作“万福园”。

银安殿后为嘉乐堂,是王府中路的最后一进正厅,五开间,硬山顶。

恭亲王时期,嘉乐堂是王府的祭祀场所,仿效坤宁宫,内供有祖先、诸神等的牌位,故也称“神殿”。

东配殿为神器库,西配殿为银库。

抗战时期,这里曾做过日本人的司令部,辅仁大学买下后被改作女院的礼堂。

所以如今里面早已什么都没有了。

嘉乐堂的名字应该是和珅所起,因为和珅有一本《嘉乐堂诗集》,说明是他的室名,所以和珅时期嘉乐堂并不是这一间,而是在西路。

接下来我们继续看东、西路和花园,我把重点要看得画了圈圈,包括恭王府里的“三绝一宝”和一根柱子就价值27亿的王府最贵之屋。

东、西路的一院落和第二院落都没有什么好看的,过去是佣人住的地方,过了西二府门便是西路第一个主建筑葆光室,在和珅与庆王时期均为客厅,恭亲王时期是秘密客厅,接待王爷至亲所用。

光绪二十四年四月十一日(1898年5月30日),恭亲王奕訢病逝,他的灵柩也停在葆光室中。

他病逝的第二天,慈禧太后、光绪帝携御前、军机、内务府大臣们在葆光室办理了一天公务,定奕訢谥号为“忠”,准入贤良祠,排在为雍正建立卓越功勋的怡亲王允祥之后,还配享太庙,这是自咸丰起至清朝灭亡期间最高的待遇。

那天还确定了由奕訢的长孙溥伟继承了恭亲王爵位(奕訢的儿子都死于他之前),成为第二代恭亲王,人称“小恭王”。

“葆光室”的匾额为咸丰二年(1852年),咸丰帝陪奕訢的生母康慈皇贵太妃前来看恭亲王新府时所题。

“葆光”二字意味深长,它源于《庄子·齐物论》:“注焉而不满,酌焉而不竭,而不知其所由来,此之谓葆光”。

咸丰是暗示奕訢要收敛其光。

奕訢为此写了一篇《葆光室铭》,表示明白皇帝哥哥的意思。

葆光室的天花板也很有讲究,为苏式彩画,图案以花草为主,祥云衬托,透露出祥和宁静,莲花、菊花、桃花还有吉祥长寿、连生贵子之意。

不过葆光室里面现在也是个展厅,展示着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时的惨状。

清兵溃不成军,朝廷束手无策,圆明园被烧,咸丰带着老婆孩子逃去了热河(今承德),却命在5年前被他撤了职、手无兵权的奕訢留下来议和。

在葆光室的耳房里介绍的是和珅的生平,和抄家时的清单及二十大罪状。

和珅被抄家时,所有家产折合成白银达8亿两之多,是当时清廷年财政收入的15倍,是法国皇帝个人财产的48倍。

当时抄出的大颗珍珠比皇帝帽子上的还大;大颗宝石更是不计其数,很多皇宫中都没有;衣物超过千万件;人参有600多斤;夹墙内藏金二万六千余两,私库金六千余两,地窖埋银二百余万两。

这“夹墙”据说就在葆光室耳房与正房之间的墙中。

葆光室虽只是展厅了,但从雕梁画栋上可以找到很多蝙蝠,仔细看门窗、梁坊上有数不尽的“遍福”,大蝠、小蝠、名蝠、暗蝠,各种蝙蝠贯穿在建筑的每一个地方。

这些蝙蝠配合不同的图案和颜色各有讲究,比如和万字符一起叫“万福”、叼着灵芝叫“延福”、和云纹在一起叫“天降鸿福”、和寿桃在一起叫“福寿双全、五个蝙蝠加一个寿桃叫“五福捧寿”等等。

另外注意看西路的柱子是绿色的,而不是红色的,因为这样按规制,窗门就可以是红色的了,而窗棂上也有蝙蝠,这样蝙蝠也可以是红色,就是“鸿福”。

葆光室之后有一垂花门,垂花门是四合院中很讲究的一道门,它是内院与外院的分界线和唯一出入口。

外院多用来接待客人,内院则是自家人生活起居的地方,外人一般不得进入内院,连自家的男仆也不例外。

旧时人们常说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二门”即指垂花门。

之所以叫垂花门,是因门檐下的短柱像倒垂的花蕾。

跨过这道垂花门,就是当年和珅住的院落了,这进院落名“天香庭院”,很容易让人想到《红楼梦》中宁国府后花园里的天香楼,所以很多人说恭王府最早时是曹雪芹祖上的宅子,是大观园的原型。

但据史料记载,乾隆十五年前这里并没有大规模的建筑,可红楼梦中描绘的很多景致确实和恭王府中都有相同,或许这是个永远的秘密了吧。

《平复贴》是我国现存年代最早的名家书法珍品,原为乾隆所有,他赏赐给了十一皇子成亲王永瑆,后因永瑆的重孙载治过继给隐郡王奕纬为嗣袭爵,《平复帖》带到了隐郡王府。

载治死后,其子溥伦年少,慈禧太后命奕訢暂代管隐郡王府事务,奕訢托言溥伦年幼,便把《平复帖》拿到恭王府“代管”,从此《平复帖》成了恭王府的镇府之宝。

《平复帖》虽不在王府了,但锡晋斋依旧是恭王府中最值钱的屋子,因为这间屋子都是用名贵的“皇帝木”金丝楠木建造的。

金丝楠因生长慢,且千年不腐而有着“一寸楠木一寸金”之说,明清时只有皇帝才可以用,清朝时少得连紫禁城里都用不上了,而和珅却满屋子都是,这也成了他二十大罪中的一条,“所盖楠木房屋,僭越逾制,其多宝阁及隔断样式,皆仿照宁寿宫制度。

如今这直径46厘米的金丝楠木柱子一根估价已达4亿美金。

锡晋斋的外形其实也超出了和珅应有的规制,正厅七间,台基高二尺八寸(87.5厘米),竟与东路的公主府相同。

再看大门上方,竟用纯金做云纹,就连厢房、围房都用雕花屋脊,豪华程度远超东路。

当时他一定想不到有一天他会被赐死,更不会想到一百多年后的辅仁大学时期,锡晋斋竟成为女生唱歌、下棋娱乐的场所,再之后又成了单位办公室。

真就像和珅死前在狱中作的那首诗一样,“百年原是梦,廿载枉劳神”。

锡晋斋的东配房原是存放古董用的,故名“乐古斋”;西配房存放字画碑帖,名“尔尔斋”,意思是这里的碑帖字画与正房的《平复帖》比起来不过尔尔。

不过如今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都被小恭王溥伟换钱了。

接下来我们看东路,曾经和孝固伦公主与和珅儿子丰绅殷德住的地方,后来恭亲王奕訢时期也住在东路。

过了东二府门后是“藤萝院”,因园中有一棵200多年的藤萝,不过我去的时候还未开花,想象一下紫萝满藤的情景应是很美的。

藤萝院的正屋为“多福轩”,是王府的穿堂客厅,为当年公主或恭亲王日常接待来客或前来回禀公事的下属之用,兼作供放皇帝赐礼的地方。

“多福轩”的名字也是咸丰帝为奕訢所题,是和“葆光室”一起题的,“葆光”暗示他要低调,“多福”是赐他多福,算是打个巴掌揉一揉。

咸丰十年(1860年),27岁的奕訢也是在多福轩与英法联军谈判代表进行得艰难的谈判,并在这里与他们签署了不平等的《北京条约》。

英国代表的傲慢无礼也让年轻的奕訢在这里下决心要自强富国,也才有了后来的洋务运动、“同治中兴”,可惜被慈禧太后反复的碾压最终失去了斗志。

多福轩中间的宝座后是四扇从地面到屋顶的绿色屏门,北墙原为高大的金丝楠木书架,据说奕訢最爱读的书是《资治通鉴》和《海国图志》。

《海国图志》是道光年间著名思想家魏源所著,书中提出了“施夷长技以制夷”的思想,作为洋务派首领的奕訢把它付诸在了实践中。

宝座上悬挂“同德延禧”的匾额,这是奕訢五十寿辰时慈禧太后所赐,意思是告诫他:你与皇帝同德才能吉祥如意、福寿绵长,其实意思就是“你要听我的”。

殿内四壁靠近天花板的地方皆悬挂“福寿”字匾,字均写于红色方纸之上(即“斗方”)呈梭形摆放。

清代自康熙以后,每年入冬,皇帝都要亲自书写“福”字,颁赐给王、公、大臣和后妃,逢重大生日庆典,还会加赐“寿”字。

按惯例,旧年的福寿字斗方不能揭去,而是将新赐的直接贴在旧的上面,取“增福添寿”之意。

不过现在看到的这些都是后来复原的,辅仁大学时期,多福轩成了女院图书阅览室,再之后也成了单位办公室。

奕訢在《乐道堂文钞》中也表达了自己对于“福”的理解:“吾所谓福者,不必卜之于天,而实验之于民。

……所谓国之福者,岂一人之福哉?书曰,民惟邦本。

民之安,国之福也。

有国者亦乎爱民而已。

”可见当时奕訢想为天下苍生谋福的抱负之心。

多福轩的屋顶为龙锦方心的旋子彩画,玉兰花、海棠花、牡丹花三种花寓意“玉堂富贵”。

在2005年大修的时候,发现里面还有一层乾隆时期的凤和玺彩画,证明了东路最早确实是和孝公主的公主府,因为清代官式彩画有4种:和玺彩画、旋子彩画、苏式彩画和海曼彩画,和玺彩画为最高等级,只能画在宫殿或与皇家有关的建筑上。

多福轩之后也有一垂花门,和西路的一样,说明后面就是主人住的内院了,也就是曾经和孝公主与和珅儿子丰绅殷德,以及后来恭亲王奕訢住的地方。

奕訢把他居住的正屋称为“乐道堂”,并自称“乐道堂主人”。

“乐道堂”是奕訢的爸爸道光帝在奕訢大婚前移居圆明园阿哥所时所题,“安心乐道”表达了道光希望儿子顺心如意、快乐幸福。

奕訢为铭记父亲,将自己在阿哥所、海淀旧居、恭王府的居处、陵寝的正堂均命名为“乐道堂”,道光的亲笔题匾挂在陵寝正堂,其余处是复制的匾额。

2005年修缮时,在北卷正梁上还发现了和孝公主住时的贴金凤凰捧牡丹的和玺彩画,和孝固伦公主在15岁下嫁丰绅殷德后,在府邸东路的院落里居住了34年,不过她住居时的名字已不得而知,当年的装修也都没了。

府邸的最后一栋建筑是王府“三绝一宝”之一的“后罩楼”,两层楼、半环抱式,中间111间房屋连成一排,达180多米长,犹如一道“凹”字形屏风环罩住整座府邸的三路四合院落。

后罩楼是国内所有王府里最长的楼,被称为“99间半房子”,取故宫“9999间半”的尾数。

从前面看后罩楼雕梁画栋;从后面看,青灰色的砖墙透着厚重感。

后罩楼虽指这一整栋建筑,但东、西、中部又各有名字,东部为瞻霁楼,中为佛楼,西为宝约楼。

西端的5间房俗称“水法楼”,里面曾是国内惟一的室内山水园林,两个楼层间的楼板被去除,将亭台楼阁和假山溪流等搬进屋里,天花板被绘成天空,墙上以透视法绘竹林、山峰,配上楼台水榭、山石叠砌,瀑布飞泻,蔚为壮观。

我在想,或许如今威尼斯人酒店里著名的室内天空就是模仿了“水法楼”的样子。

不过可惜现在什么都看不到。

辅仁大学时期水法楼被改成了教室和宿舍,景观拆之前,大学请了中国营造学社的梁思成、林徽因等人做了测绘,留下了31张珍贵图纸,否则现在都不知道以前是个什么样,但可惜当时是平面图,无法再现细节了。

传说后罩楼是和珅的藏宝楼,他用46个形状各异的什锦窗标记着每间房中不同的财宝,但其实并不是这样,和珅藏宝怎能如此明目张胆,他肯定是藏在夹墙和地窖中,不过后罩楼的房间数量确实是超出《大清会典》的规制的,公主府规格通常是7间。

后罩楼在风水上为“后有靠”,能屏风聚气,实际作用还可以抵御冬天北面来的寒风。

在过去,未出阁的女儿通常会住在这里,因为它在府邸最后,很难被外人看到,而这各种形状的什锦窗其实是呼应对面花园的各种景致。

在这所有花窗中最凸显的就是中间这扇,上部是一只倒悬的蝙蝠,蝙蝠嘴上叼着的窗框形状是我国古代乐器“磬”,下面有两条鱼,雕得非常有质感,可以明显地看出不是一般民间使用的鲤鱼,而是鲶鱼,因为“鲶”字与“年”同音,而“磬”与“庆”同音,“蝠”与“福”同音,“鱼”与“余”同音,所以这扇窗代表了“福庆有余,年年有余”。

这两条鲶鱼可是恭王府独有的。

在后罩楼西部宝约楼的南侧还突出一个小建筑为“抱厦”,又称“龟头屋”,它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而是为了丰富建筑空间与外部的造型,在唐宋明清时都很流行。

如今恭王府这间抱厦里展示的是奕訢的孙子溥心畬的书画。

溥心畬自幼饱读诗书,曾留学德国,是我国近现代著名书画家,与张大千有“南张北溥”之誉,又与吴湖帆并称“南吴北溥”。

后罩楼与花园之间有一条近200米长的宽阔青砖道,这条路不仅作为日常通行之用,还是当时王爷及其子弟们演习跑马射箭的地方,故称“箭道”。

恭王府的花园又名“翠锦园”,为溥心畬所取,但这个名字并未流传开来,大家还是习惯了直接叫“恭王府花园”。

花园不设墙,以土山作为屏挡,同样分东、中、西三路,三处入口就开在小山之间,中间的“西洋门”就是恭王府“三绝一宝”的第二绝。

西洋门也是花园的正门,洛可可风格的雕花汉白玉石拱券门,是恭王府内唯一的西式建筑,为奕訢所建,仿照圆明园里的大法海园门,体现了奕訢希望通过学习西方文化和技术来挽救清朝之意,虽然总遭保守势力的重重阻挠。

门额外刻“静含太古”,是对意境的追求,外面的繁杂喧闹在这里都听不见了,就像太古一样的宁静。

门额内刻“秀逸恒春”,奕訢希望这里永远是春天,永远秀美仙逸。

进入西洋门,左右皆是青石假山,迎面矗立一座高约5米的太湖石峰,名“独乐峰”。

名字为奕訢所起,借鉴了司马光“独乐园”之意,取儒家“独善其身”的意思。

由于多年风化已看不清字,原抬头仰望可见“乐峰”二字,而“独”字隐于石的顶端,耐人回味。

转过来看另一面更有趣,很像一抱着孩子的妇人。

传说当年和珅一直没有儿子,于是找来了这块太湖石,很快就有了丰绅殷德。

这块石头在风水上还有屏风的作用,外挡邪气进,内挡财气出。

“独乐峰”之后是“蝠池”,这个用青石围砌成的蝙蝠形水池旧名“蝠河”,因形状像元宝也称“元宝池”。

蝠池的周围种满了榆树,每到春夏之交,榆荚飘落,状似铜钱的榆钱儿落满蝠池,寓意“福钱”满盈,所以蝠池也叫“聚宝盆”。

“蝠池”之后是五开间的“安善堂”,堂前出抱厦,后带平台,两侧有游廊通向东西两庑。

这里曾是主人游园时吟诗、作画的地方,也是恭亲王奕訢宴请重要宾客的处所。

“蝠池”的西配房为棣华轩,因悬挂咸丰帝御书“棣华轩”匾额而得名。

咸丰和奕訢幼年时曾自创枪法、刀法,道光帝赐枪法名曰:“棣华协力”,刀法名曰“宝锷宣威”,希望兄弟协力共扶大清。

“蝠池”东配房为“明道斋”,意为明示道理,彰显文采,与棣华轩遥相呼应,以示文武双全。

“明道斋”同时也是花园东路“竹子院”的西屋,现在也是展厅。

“安善堂”再往后有一座由太湖石堆砌的假山,名“滴翠岩”,岩内有个十米长的山洞,传说洞中仙云流动,故名“秘云洞”,王府“三绝一宝”中的“一宝”就藏在这“秘云洞”的正中央,它就是由清圣祖康熙帝御笔亲题、并盖有印玺、有着“天下第一福”之称的福字碑,是恭王府的镇宅之宝。

康熙帝书法造诣颇深,但很少题字,他的御笔是历代皇帝中流传最少的,除了公文,北京城内只有几处,因此有着“康熙一字值千金”的说法,故此“福”尤为珍贵,而头顶盖有“康熙御笔之宝”印玺的福就真的只此一份了。

更让人叫绝的是,此福字不仅苍劲有力,还可分解为“多子、多才、多田、多寿、多福”,结构极其巧妙,是古往今来独一无二的集五福于一身的福字,另外字形不同于民间的饱满正方,而是比较瘦,寓意“长寿(瘦)福”。

再者,“福”中的“田”字没有封口,意为“鸿福无边”。

康熙的这块福字碑是其为祖母孝庄皇太后六十大寿“请福续寿”所书,庄皇太后在生日之前病了,于是康熙花了不少心思琢磨,把福、寿写在了一起,让“福中有寿,福寿双全”,并加盖了“康熙御笔之宝”印玺,玉玺一般只盖在圣旨和重要公文上,没有盖在书法作品上的,而且通常盖在正文左下方,而这个是盖在福字的正上方,取意“鸿运当头、福星高照”。

孝庄太后看后非常喜欢,病也好了,又活了15年,已75岁的高龄善终。

去世前她特意命工匠将这福字刻成石碑,作为大清的国宝珍藏宫中,传于后代。

然而乾隆时期此碑神秘失踪,乾隆帝一生最为叹服的人就是祖父康熙,因此对“康熙御福”的失踪始终无法释怀,嘉庆即位后曾向他询问“康熙御福”之事时,乾隆沉默良久后说了八个字:“布衣之相,福泽万民”。

没想到当年其实是和珅买通了太监盗出了这块福字碑,为了不被人发现,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方法,从南方运来了几千块太湖石,在后花园砌成假山,位置正好在北京的龙脉上,他将“天下第一长寿福”藏在龙穴正中悉心供奉,称之为“洞天福地”,从此成了风水豪宅的“镇宅之宝”,和珅也从此洪福齐天,官运亨通,财源广进,一时富可敌国。

当然还有另一种说法是乾隆将这福字碑赐给了宠臣和珅。

当年嘉庆抄家时本想拿走福字碑,但和珅设计山洞的尺寸很有讲究,只能放进,拿不出来,要拿走福字碑就要毁了假山,那就会断了“龙脉”,折了“福寿”,这可是古人最忌讳的,于是只好命人用石头把福字碑全部封起来,不许外人看见沾了福气。

1962年周总理来考察重修恭王府之事时,意外发现了这珍贵的福字碑,总理欣然将其命名为“中华第一福”,又称“天下第一福”。

这假山的外部也设计得很巧妙,东西各有一条通向山顶的曲径小道,小道顶端各藏一口大缸,缸下有一小孔。

夏秋两季气候潮湿,蓄水于缸内,水顺小孔渗入石壁,使石壁间遍生青苔,石黄苔绿,苍翠欲滴,故名“滴翠岩”。

岩下长方形小池中有三组叠石,意为蓬莱、方丈、瀛洲三个仙岛,也使山洞更幽深。

恭亲王奕訢的次子载滢曾描述这里,“每风幽山静,暮雨初来,则藓迹云根,空翠欲滴,吟啸徘徊,觉世俗尘氛,为之一息”。

两侧的上山路除了有曲径小道,也有画着各种蝙蝠的游廊,游廊的地面只在最下面有两级台阶,再往上都没有台阶,而是一个上升的坡面,这也是和珅巧心设计的。

古人把台阶看做“坎坷”,他希望跨过早年的艰辛后,就一生顺畅,所以这斜廊名为“平步青云路”。

“滴翠岩”的顶上建有一平台,是全园的最高点。

登台南眺,园中美景尽收眼底。

每年中秋夜,府主人都会与家人在此赏月,故名“邀月台”。

邀月台上还有一建筑名“绿天小隐”,主人赏月时若冷了、累了,可以在里面休息。

下“邀月台”时也有讲究,不可再从“平步青云”的斜廊下,而是要从旁边或后面的石阶下山才不会坏了运气。

从“邀月台”的后面下来刚好就是“蝠厅”,又称“蝠房子”,是花园中路的最北端。

正厅五间,前后出抱厦三间,两侧又出耳房,四面出廊,形制多变,顶棚卷檐翘起,犹如一只大蝙蝠展开双翼在天飞翔,故称“蝠厅”。

当初恭亲王奕訢经常在此和大臣们谋划军国大事,后成为溥心畬的书房,故这里原名“云林书屋”,也称“寒玉堂”,正厅匾额“寒玉堂”就是他亲手书写的。

如今里面是个礼品店。

蝠厅的屋顶很有特色,耳房与正厅相接处为硬山顶,折曲处为庑殿顶,至两端又变为歇山顶,被誉为“古建筑中只此一例”,也体现了我国工匠的心灵手巧。

原来厅外廊的“海墁斑竹”彩画也很独特,现在貌似正在复原。

花园的中路也连接着东、西两路,那“平步青云”的游廊东侧直通东路主建筑大戏楼,西则连接西路方塘的北岸。

东西游廊在山下折转向南,连接东西两座小厅,东厅名“退一步斋”,正对大戏楼的西门;西厅“韵花簃”,虽小小的三间,却是西临方塘波光潋滟,东望山岩苍翠欲滴。

据说奕訢在夏秋时节常在“韵花簃”散心静坐,赏鱼观山,享受风吟鸟啼、蛙鸣虫啾的天籁之乐。

而我在这里遇到了一只爱吃土豆饼、不爱小鱼干的小猫咪,逗得不亦乐乎。

接下来我们看花园的西路。

第一次来,就不从“韵花簃”进了,从花园的西门进,仔细看一看。

西门外有一“龙王庙”,庙前有一深约10米的古井,所以这里是花园中的“水”位,因水置龙,以镇一方,所以龙王庙自古就有有财神庙之意。

从方位上看,“龙王庙”位于府邸的西北方,八卦中西北方属“乾”卦,乾为天;同时龙庙又位于花园的西南方,八卦中西南方属“坤”卦,坤为地。

龙在天,水自天生,又归于地,因此龙王庙的位置乃是整座王府天地交汇之处。

只是如今的古井已经干涸了。

龙王庙后便是西路花园的进门,设计得很有意思,是个长城关口的样子,称“榆关”,榆关是山海关的别称。

恭王府的三任主人都是满人,顺治元年多尔衮率清军进入山海关,他们才得以居住在这里。

“榆关”前的右侧有石阶可登上小山坡,上有一座小巧的门楼式微型小庙,名“山神庙”,是祭祀狐狸、蛇、刺猬、黄鼠狼“四仙”的地方。

奕訢的后人曾回忆,府中若有人生病,须求“四大仙”祛病驱邪,保佑平安。

进入“榆关”后,引入眼帘的便是花园中最大的水面“方塘水榭”,这便是和珅盗了什刹海水源引入打造的,要知道在清代是不许随便往私宅中引入活水的,更何况是皇家的水。

和珅违法这么做自然也是为了风水上所谓的“水为财”,为了“敛财”,他还设计这水只入不出。

“榆关”入口的右手处还有一座造型很奇特的两层亭子,上层像朵盛开的海棠花,名“妙香亭”,因与“榆关”外山上的春花交相呼应、花香扑鼻而得名,载滢曾在诗文中称此处为“吟香醉月”。

下层方十字形,名“般若庵”,曾是佛堂,奕訢还曾在墙壁上手书《心经》。

经文现在肯定是没有了,亭子看起来修复得也有些粗糙。

“榆关”入口的左手侧是“秋水山房”,正对着波光粼粼的“方塘水榭”,是盛夏喝茶、赏景纳凉的地方。

成亲王永瑆曾为此屋题匾,不过匾额现在也没有了。

成亲王永瑆是乾隆帝第十一子,书法了得,与铁保、翁方纲、刘墉并称清中期四大书家,咱们前面说的奕訢所藏的稀世名帖《平复帖》最早就是乾隆赏给他的。

溥心畲中年后,书法也是专学永瑆之瘦硬欧体。

书法家启功说,当时旗人写字没有不从成王手,甚至以成王为最高标准的。

“秋水山房”再向西是“绎志斋”,依岩为屋。

这个朴素小巧的屋子曾用作书斋,载滢称此斋为“养云精舍”,并写下“屋成云有依,云留屋转静”的诗句。

据说养云精舍的后窗外有景名“雨香岑”,“叠嶂重峦,峭石林立,凭窗观之,峻耸入云,山上花木最繁,每当好雨轻风,则落红成阵,绿窗香溢,最可移情”,不过现在屋子根本就没开。

向东看是我们刚才游过的花园的中路,春色满园,“方塘水榭”的水就是从这里一直引到“蝠池”中。

从西路的西侧向北走,可沿水榭边行走,也可登上“绎志斋”后面那座南北向的山岩走,眺望湖光春色,碧漪涟涟。

“方塘水榭”中的湖心亭是原主人泛舟、赏鱼、垂钓之处,夏天有荷花盛开,恭亲王奕訢曾亲手在此收取荷叶上的露珠,煮茶消暑。

不过这湖心亭也属于和珅的逾制大罪,它仿造了皇家园林圆明园蓬岛瑶台的样子。

登上湖心亭向北看,是西路最北的建筑“澄怀撷秀”,意为净化心胸,吸取日月精华,为主人夏季读书之处。

民国时期,溥心畲与夫人曾在这里举行书画作品展览,以画会友。

堂前原有海棠数株,每年深春海棠花开极为美丽,故这里又名“海棠轩”或“花月玲珑馆”。

当时恭王府的海棠在京城十分有名,人们习惯地把蒙古阿拉善王府称为东府,把恭王府称为西府,“西府海棠”因此得名。

不过现在这成了个礼品店。

“澄怀撷秀”东面紧挨着的小屋子是“宝朴斋”,为“澄怀撷秀”的东配房,与原有的西配房“韬华馆”都曾为藏书之所,正房名与两配房名和寓为“摄取才秀,璞玉浑金,韬光养晦”。

“方塘水榭”东岸长长的游廊,名“诗画舫”,向南连接着我们在中路看到的“韵花簃”和“棣华轩”,向东连着去往“邀月台”的“平步青云路”。

从湖心亭出来继续向北走有很多根长短不一的石柱,或在岸上或在水中,名“凌倒影”,顾名思义,就是欣赏它们投入到湖中的影子。

西路欣赏完,我们看花园最后一路东路。

东路的入口离主线较远,少有人至,曲曲折折的小路夹在两边高耸的青石叠嶂之间,绿竹萌蔽,幽深僻静。

载滢在诗中曾特别写道:“勿谓地幽僻,真趣在其中。

启骧是雍正帝五子和亲王弘昼后裔,堂兄是启功,祖父奉国将军毓(yù)逖(tì)书法方面也很有造诣,与溥心畬、齐白石等名家交往密切。

启骧自幼受祖父及堂兄指导,书法也了得。

从“曲径通幽”走出十几步远,眼前豁然开朗,亭台、园圃、垂花门的景象与中路、西路的景象都不相同。

小小的园圃名“蓺(yì)蔬圃”,是一片小菜地,“蓺”是古字,同“艺”,此处当“种植”讲。

在园中辟地,自耕自种,体现了府主人对于农耕的重视,每年清帝前往先农坛祭祀时,也会亲自扶犁、耕田。

另外这也营造出一种隐居乡野的耕读之乐,“蓺蔬圃”恰在“杂卉满山”的花园南山脚下,颇有些“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士味道。

载滢曾描述此处“背山向阳,势甚平旷,爰树以短篱,种以杂蔬,验天地之生机,谐庄田之野趣。

”灌溉菜园的水来自圃西边的八角形小亭,名“沁秋亭”,看似很普通,但一定要进去看,因为亭子里的地面很是特别。

亭内的地上篆刻着一条曲折宛转的流水小渠,这水来自亭后假山中老井的水,当年府主人邀文人雅士们在亭中饮酒赋诗,把盛满酒的酒杯(古时酒杯名“觞”)放在渠中,杯子顺曲折的水漂流,即“曲水流觞”,酒杯停在谁的面前谁就要饮酒作诗,规定时间内作不出便要罚酒三杯,所以这亭子也叫“流杯亭”。

这种雅致的玩法是效仿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兰亭集序》中“曲水流觞,修禊赏乐”的游乐之法,很是有趣。

另外这水渠东西看像“水”字,南北看像“寿”字,故也叫“水寿亭”,为“水常流、寿长有”之意。

京城里有这种“流杯亭”的还有故宫和中南海中,还有一座在京郊潭柘寺内,此外台北故宫博物院里也有一个。

“蓺蔬圃”正对面的垂花门内是一套清幽雅致的院落,恭王府“三绝一宝”中的三绝大戏楼就在院中央。

穿过垂花门的第一进院落叫“竹子院”,因为里面翠竹丛生,酷似《红楼梦》中林黛玉住的“潇湘馆”。

东厢房名“香雪坊”,西厢房名“明道斋”,就是前面咱们在中路时看到的“蝠池”的东配房。

这里是恭亲王奕訢的嫡福晋、侧福晋们游园观戏的小憩之处,据说嫡福晋瓜尔佳氏十分喜欢摇曳的翠竹,她还把自己的居室命名“听竹斋”,并自号“友兰居士”。

竹子院向北的二进院为“牡丹院”,每逢春末夏初牡丹盛开,国色天香,尽显花王风姿,可惜我去的时候还没开。

牡丹花之北有一藤萝架,藤萝架再北的建筑就是“三绝”之一的大戏楼了,这么看并不大,是因为现在看到的只是戏楼侧面的抱厦,是演员的化妆室。

从藤萝架的右侧向北走才是大戏楼正门的院落,这样的布局可以使客人来戏楼时不必穿过府邸或花园,而是直接乘车马从花园东墙所开的门到达,既保证了主人家的隐密性,又方便了宾客。

这大戏楼不是和珅时期建的,而是奕訢建于同治年间(1862-1874),它是我国现存独一无二的全封闭式大戏楼,那时候看戏都是坐在室外院中,就连慈禧太后也不例外,奕訢担心逾制获罪,便在屋顶、梁柱、四壁画满了盛开的藤萝,绿色的枝叶与紫色的花朵相互缠绕,清丽淡雅,令人恍若是在室外的藤萝架下看戏。

当时大戏楼的装修要比现在看到的富丽堂皇很多,棚顶悬大宫灯20盏,还有西洋式大水晶灯,华美精美,与室内藤萝、花枝纹相映衬,更显大戏楼的富贵。

地下青砖铺就,中间摆放20张八仙桌配上太师椅,桌上放满了瓜果茶点。

北部隔间为贵宾及女眷看戏和休息的地方。

当时大戏楼水晶灯的照片南部一米高的戏台上高悬一金字黑匾,上书“赏心乐事”四个篆体字,京剧泰斗程长庚、谭鑫培、杨小楼等都曾在这台上演出过。

大戏楼为了保证音效,将戏台底掏空,放置若干口大缸,巧妙地构造出了环绕立体声+扩音器的现代音响效果,观众身处戏楼里任何一处都能清晰地听到演员的演唱。

奕訢每年生日都会在大戏楼里办生日堂会,众星云集。

他的生日在农历十月下旬,已进入冬季,堂会时要点火取暖,故大戏楼也称为“暖楼”。

这里除了演戏之外,还是当年恭王府中举办红白喜事的地方。

每逢府中重要人物寿终正寝,戏楼就会布满挽联、挽幢,香烟缭绕,长幅高悬,各寺僧尼相继洒经超度亡灵。

1936年,溥心畬为母亲项太夫人祝寿,在戏楼筹办了一次堂会戏,那也是恭王府大戏楼的最后一场堂会戏。

1988年,时任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访华时曾到恭王府大戏楼欣赏,近二小时的演出让总理如醉如痴,倍加称赞。

戏楼的东北侧有一幽静的院落名“听雨轩”,是宾客观戏时的休憩之所,院中种有芭蕉,雨天可听雨打芭蕉,奕訢还写有《故种芭蕉待雨来》一诗。

花园东路的最北还有一独立的院落“梧桐院”,里面种着梧桐树,风吹叶落,簌簌作响。

名字雅致却是个没人愿意去的地方,据说是王府的冷宫,有很多怨气,传说解放后还有人在雨夜看到黑影,听到女人的哭泣声。

上世纪70年代还有人写了部《王府怪影》的小说,后来还被拍成了电影。

既然是来王府沾福气的,所以我也没进那里。

不过往事随风,这座见证了大半个清朝史的王府也经历了自己由盛到衰,再到重塑的轮回,畅想两百年前的风花雪月,好似人间一场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