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高和寡打一最佳生肖

用户投稿   2024-03-10 01:44:53

曲高和寡

【成语出处】

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战国·楚·宋玉《对楚王问》)

曲高和寡打一最佳生肖

【释义】

曲高和寡(拼音:qǔgāohèguǎ)是一个汉语成语,出自《对楚王问》。

该成语原意是曲调高深,能跟着唱的人就少。旧指知音难得;现比喻言论或作品不通俗,能了解的人很少。在句子中一般作谓语、定语、分句;含讽刺意味。

【成语故事】

宋玉是战国时期楚国著名的文学家、政治家,他不仅极有文学修养,而且很有治国才略,因而深受楚襄王的赏识。朝中一些嫉贤妒能的人见宋玉年轻有为,十分忌妒,纷纷跑到楚襄王身边进谗言。楚襄王听了,心里很不高兴,就召来宋玉,厉声呵斥:“我听人说,你近来干了许多欺下瞒上的坏事,这该当何罪呀?”

宋玉是个能言善辩的聪明人,他见楚王措辞严厉,气势汹汹,就避开话题,为楚王讲起故事来。故事的大意是这样的:从前,楚都郢城来了一位乐师,他精通音律,天生具有一副迷人动听的歌喉。一天,他在郢城大街上为楚人献技演唱。一开始,乐师为楚人高歌《下里》、《巴人》这两首十分通俗流行的曲子,那嘹亮的歌声、欢快的旋律引起在场楚人的共鸣,一时间应声唱和的人竞达几千,气氛热闹非凡!乐师一唱完,大家齐声喝彩叫好,请求他再演唱一二首。乐师异常兴奋,特意挑了《阳阿》、《薤露》这两首比较文雅的曲子唱给大家听,谁知,这次随他歌唱的人仅几百。其余的人因欣赏不了这种文绉绉的乐声,纷纷离开。

两首歌又唱完了,乐师准备收场离去,在场的人又苦苦哀求乐师再表演一次。于是乐师就献出自己的看家绝技,为众人唱起了《阳春》、《白雪》这两首格调高雅、意境深远的曲子。不料,这次能够随他一起哼唱的不过几十人而已。乐师见此情景,大惑不解,连连摇头叹息……

宋玉讲完故事,话锋一转:“这是为什么呢?还不是曲高和寡的缘故吗?那些庸俗之人怎能理解我宋玉的品行?”楚襄王听了宋玉的辩解,会心地点点头,不但没有追究他,反而将他大大夸赞了一番。

曲高和寡打一最佳生肖

【成语寓意】

宋玉讲这个故事的原意是比喻知音难得;后多比喻言论或文章不通俗,能理解的人很少,含有讽刺意味。他借此委婉地向楚王表达了自己想法,正所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险境风景好,但也因为路途的艰辛而少有人涉足。能够走到某个顶峰的人,会感受到不一样的人生境界。这样的人胸怀大志,不甘于随波逐流。另一方面,也容易由于心气过于高傲,从而少了与平凡人的接触。应当控制好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平衡,仰望星空并且脚踏实地。

不管是曲高和寡,还是下里巴人,都是艺术的一种表现形式,有人喜欢这样,有人喜欢那样,没有必要刻意去贬低别人。生活中,也应该尊重别人的喜好,你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你。

【延伸阅读】

宋玉(公元前298年—公元前222年),诗人,楚国鄢人,宋国公族后裔,生于楚国,曾事楚顷襄王,为楚国士大夫。战国著名辞赋家,宋玉与唐勒,景差齐名,传世作品有《九辩》等。所谓“下里巴人”、“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便说的是他,这些典故皆他而来。始皇帝二十五年己卯,公元前222年因病去世,享年七十六岁。

关于宋玉的生平,据《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载:“屈原既死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辞而以赋见称。然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终莫敢直谏。”记述极为简略。《韩诗外传》有“宋玉因其友而见楚相”之言。刘向《新序》则作“宋玉因其友以见楚襄王”,“事楚襄王而不见察”,同时又有“楚威王(襄王的祖父)问于宋玉”的话。王逸在《楚辞章句》中则说他是屈原的弟子。晋代习凿齿《襄阳耆旧传》又说:“宋玉者,楚之鄢人也,故宜城有宋玉,始事屈原,原既放逐,求事楚友景差。”总之,关于宋玉的生平,众说纷纭,至难分晓。大体上说,宋玉当生在屈原之后,且出身寒微,在仕途上颇不得志。关于宋玉师承,普遍认为他师承屈原。但也有学者认为王逸晚于屈原200年后才说宋玉是屈原弟子是没有依据的,是其把“祖(承袭、效法)屈原”理解为“师从屈原”了。最早据《汉书·艺文志》载,有16篇。现今相传为他所作的,《九辩》、《招魂》两篇,见于王逸《楚辞章句》;《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5篇,见于萧统《文选》;《笛赋》、《大言赋》、《小言赋》、《讽赋》、《钓赋》5篇,见于章樵《古文苑》;《高唐对》、《微咏赋》、《郢中对》3篇,见于明代刘节《广文选》。但这些作品,真伪相杂,可信而无异议的只有《九辩》一篇。《招魂》颇多争议,一般认为是屈原所作。其他如《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风赋》等篇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是相当重要的。宋玉的成就虽然难与屈原相比,但他是屈原诗歌艺术的直接继承者。在他的作品中,物象的描绘趋于细腻工致,抒情与写景结合得自然贴切,在楚辞与汉赋之间,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后人多以屈宋并称,李白曾说“屈宋长逝,无堪与言”,可见宋玉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在明代归有光著作《诸子汇函》称宋玉,字子渊,号鹿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