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 杨乃文,证据取证

用户投稿   2024-02-09 07:42:18

证据

完整的证据链没有六要素,只有三个要素:一是有适格的证据;二是证据能够证明案件的证明对象;三是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对案件事实排除了合理怀疑。证据链六个规则:1、庭前证据交换规则。是指开庭审理前由法院组织当事人就相互支持自己主张的证据出示给对方,并由对方发表认可或不认可的意见。2、最佳证据规则。3、查证程序规则。具有关联性、合法性以及真实性。4、排除规则。5、传闻规则。6、补强证据规则。是指某一证据存在证据资格或者证据形式上的瑕疵,不能单独认定为案件事实的依据,必须依靠其他证据的佐证。

杨乃文,证据取证

其中一例是,辽宁省丹东市原副市长刘胜军、丹东市政协原副主席杨乃文、凤城市委原书记高峻为宋琦、宋鹏涉黑组织充当“保护伞”问题。

市委书记、市长甘当涉黑组织“保护伞” 一副市长调离后仍为黑恶势力保驾护航公开简历显示,刘胜军出生于1962年3月,辽宁宽甸人,在职大学学历。

1983年12月参加工作后,曾先后在丹东市经委、丹东市社会保险总公司等任职。

2005年12月任丹东市委副秘书长(兼)、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信访办主任、党组书记。

2008年6月,刘胜军来到由丹东市代管的东港市任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副市长、代市长。

此后的8年间,其在东港先后任市长、市委书记等职务。

2016年3月,刘胜军调任丹东市政府副市长。

两年后的2018年4月,刘胜军被查,5个月后,他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就在刘胜军被查后不久,政协丹东市第十六届委员会副主席杨乃文也于2018年8月被查,并于2018年11月被“双开”。

杨乃文从1985年参加工作以来,在东港市工作了7年。

2011年3月,刘胜军由东港市市长升任东港市委书记时,接替其担任东港市市长的就是杨乃文,其后杨乃文还继任了刘胜军的东港市委书记一职。

在东港市工作期间,两人搭班子共事了约5年。

公开简历显示,高峻是辽宁东港人,从1995年到2009年的14年间里,一直在东港任职。

2008年6月,刘胜军来到东港任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副市长、代市长时,高峻时任东港市副市长、东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

2009年2月,高峻被调离东港。

也就是说,刘胜军与高峻在东港共事了不到1年。

调离东港后,高峻曾先后出任丹东边境经济合作区(临港产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丹东凤城市市长,丹东凤城市委书记等职务。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前述涉黑“保护伞”相关通报称,2008年至2017年,刘胜军、杨乃文在担任东港市市长、市委书记,高峻在担任东港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凤城市市长、市委书记等职务期间,明知宋琦、宋鹏兄弟团伙从事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活动,仍收受二人贿赂,在工程承揽、返还土地出让金等方面提供帮助;纵容支持该团伙使用暴力手段威胁、打击竞争对手,并出面调解有关事件。

也就是说,高峻在调离东港后,仍在为宋琦、宋鹏涉黑组织充当“保护伞”。

涉黑头目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零地价”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事实上,为宋琦、宋鹏充当“保护伞”的远不只上述三人。

辽宁日报今年发表的《打蛇打“七寸” 扫黑必反腐——全省深挖彻查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综述》一文称,去年4月,省纪委监委对丹东市政府原副市长刘胜军进行组织审查。

公安机关全力扫黑,纪检公安“双专班”查办,宋琦、宋鹏等黑恶势力团伙共计75人被依法逮捕,东港市委原书记杨乃文、凤城市委原书记高峻、丹东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季洪生、丹东市商业局原局长李玲玉等人相继被组织审查,拔去了隐藏在丹东多年的政治毒瘤。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前述涉黑“保护伞”相关通报显示,东港市区的市政、房屋、水利等3类工程项目,宋氏兄弟名下公司获得项目占总量的四分之一,宋氏兄弟分别连续当选市县两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事情是在2017年开始出现变化的,在“人民在我心中”——2018辽宁省“最美警察·最佳警队”媒体百姓联合推选活动上,本溪市公安局推荐了“4.22”扫黑除恶专案组警队,办案民警王赫讲述了对此案的侦办过程。

王赫说,2017年年初,一封举报信,将几起陈年旧案的矛头指向了“宋氏兄弟”。

这其中包括:1991年,弟弟宋琦带领19名打手,将从事海产捕捞生意的白氏兄弟砍得血肉模糊,但最终不了了之;1999年,宋琦的竞争对手盛某被当街枪杀,凶手已经伏法,可他又恰巧是宋琦的堂弟;2015年,杨氏集团的船员突然被砍成重伤,之后不久,宋氏家族成了唯一合法的滩涂养殖企业。

辽宁省公安厅于是将此案交给百公里外的本溪市公安局彻查。

王赫介绍称,2018年1月,专案组20多人从本溪来到东港,开始了秘密侦查。

因为宋家在东港活跃了近30年,政商各界关系复杂,一旦走漏半点风声都会打草惊蛇,所以这20多张陌生的脸,就要避免和当地人的一切正面接触,饿了就吃方便面嚼饼干,困了就直接窝在车里睡。

办案民警讲述丹东宋氏兄弟覆灭记王赫说,经过3个月的摸排,专案组理清了一张涉案关系网。

多年来,宋氏家族正是利用这张网,一边以打开路,横行乡里,一边拉拢腐蚀当地官员,洗白罪行。

但调查越深入,专案组越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干扰阻挠。

现在看来,“无形的力量”正是来自刘胜军、杨乃文等人。

其后,涉及此案的多名“保护伞”相继被查。

他手下骨干的身边也突然增派了许多打手,他们还在所住的小区把保安发展成了眼线。

专案组最终通过宋琦与情妇的秘密约会,在营口将他抓获。

与此同时,在东港、北京、河北、大连四地,该团伙的30多名骨干成员被专案组一同收网、全部拿下。

同时,专案组开始向当年的受害群众取证,并向他的哥哥宋鹏展开攻势。

2018年9月21日,辽宁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通过辽宁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五起涉黑涉恶犯罪典型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