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接近的女士免费观看

用户投稿   2024-03-09 01:32:02

不可接近的女士免费观看

不能娶的几种女人

前几天一个上海女人跟叫来的代驾起了冲突,这个女人瞬间战斗力爆表,不仅抄起板凳打这个代驾还骂骂咧咧:

我一个上海人惯你这臭毛病……

我老公是上海公安局的……

我有五套房…..

前面两个打人的理由我可以理解,后面那个“我有五套房”是什么鬼?再给你点时间,你是不是把家里有二百只蟑螂都说出来啊?那说出来也很壮声威啊,你体验下:我家里有五套房,我每套房里有两百只蟑螂,还有五只耗子,三只臭虫,一个祸害,就是姑奶奶我。

怕了怕了。

该女人已经被抓,说得也都是谎话连篇,试想一下如果你娶了这么一个女人,下场该是多么惨烈,跟人吵架动不动就是自曝:我老公随便一贪污就是几个亿,你算老几?

纪委:???

你这是吵架啊,还是大义灭亲啊?

多少老公能经得起你这么折腾啊?所以老祖宗教训的对啊:娶妻娶贤不娶色,嫁人嫁心不嫁财。娶个贤妻太重要了,不仅直接影响到下一代的素养,还直接可以决定老公的仕途,毕竟论起杀伤力,没有比枕边人更让人防不胜防的了。

那么什么类型的女人不要娶呢?

首先是情绪不稳定的女人,尽量不要碰,动辄要死要活跳楼自杀,稍有不顺心就非常极端。我跟你讲,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你会被折腾到精神失常。其实呢,这类人不论男女,都尽量不要靠近,长得再好看都不要招惹,因为一旦招惹上,你不伤筋动骨难逃出对方的手掌心。

其次是喜欢炫富的女人,炫富的本质是想证明自己的存在感,而存在感这玩意儿不仅可以通过炫富获得,还可以通过炫耀权力,炫耀房产,炫耀家里的蟑螂和老鼠来体现。所以这样的女人,很容易把家里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情,搞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多少官员为官谨慎,却坏在家中这样的女人手里。

最后是说话很刻薄的女人,跟这样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你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家中成了最让人不留恋的所在,只要带她出门就如同跟一颗定时炸弹逛街。因为她们一张嘴,别人就想打她,而你身为一个男人又不能袖手旁观,所以男人死于非命基本上是一个注定的结局,墓碑必然要刻上:该男人死于老婆嘴贱。

还记得那句话吗?婚姻里的生活,是由收入高的那一方决定的。婚姻里的精神生活,是由素质低的那一方决定的。

那么王熙凤是不是一个能娶的女人呢?

咱们书接上回。宁国府中秦可卿的葬礼接近尾声,搞得大家都不适应了,以至于很多仆人说,要是天天都死人多好啊,家中就可以一直热闹下去。人来人往不说,和尚道士轮番登场,参与的人都觉得,这辈子能赶上这么一场葬礼,真是值了,这种感觉不亚于举办了一场奥运会。

终于到了秦可卿大殡的日子,主场设在铁槛寺,这铁槛寺是由宁、荣两公修造,随着家族地位的提升,这寺庙的排场也是越来越大,围着寺庙修建了不少的房舍,用来给家族中人居住,有那些落败的家人,也就渐渐安家于此。他们听说贾府死了人,好生欢喜,因为这就意味着好吃好喝的东西来了。

或许这一场葬礼中,只有一个人是真正伤心的,那就是秦可卿的公公贾珍,所以说除了真爱,你的离去引不起丝毫的波澜。这句话引申到职场里是这么说的:你生病了挂了,公司立马就能找到人来替代你,只有真正爱的人,觉得天塌了。

忙碌了一整天,大部分人都已返回,但是王熙凤作为主管之一,忙到太晚只能留宿在寺庙,但是她又觉得寺庙毕竟不方便,就来到不远处的水月庵过夜。这水月庵的住持叫做净虚,顾名思义,她净玩虚的,她带的几个徒弟也是赫赫有名,一个叫智善,一个叫智能,一个叫智障,嗯,智障早早就因为智障挂了。

宝玉因为觉得好玩,所以非要留下来陪凤姐,秦钟给姐姐出殡,自然也没有返回。凤姐带着宝玉、秦钟就住进了这水月庵,净虚带着两个徒弟赶紧出来迎接,凤姐说:你们师徒可是好几日不往我们哪里去了。

净虚说:哎,还不是忙着搞我那个小徒弟。

凤姐:搞智能?

净虚说:对啊,搞人工智能,现在ChatGPT那么火,我们再不好好搞智能,连算命帮人超度的生意,都要被抢走了,这几日我就天天在琢磨,怎么搞一个祭拜2.0出来。

凤姐说:高级的很,搞好了,我也可以少用很多的仆人了,裁员精简,可是能减少一大笔银子呢。

这边凤姐跟净虚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聊着人工智能,另一边智能跟宝玉和秦钟可就耍到了一起,智能这个尼姑,现在出落的非常出息。她自幼在荣国府走动,如今长大了,渐知风月,就看上了帅哥秦钟,那秦钟也喜欢她的妩媚,两个人虽然还没睡,但已经是情投意合。

要知道宝玉也喜欢秦钟,秦钟喜欢智能,爱情好像一般都是如此的模样。宝玉对秦钟说:你肯定跟智能不清不楚。秦钟连连辩解:没有的事,我无非就是觉得她穿袈裟好看而已。宝玉说:原来是制服诱惑啊,难怪了难怪了。

镜头再转回到凤姐那边,电视剧就是这么烦,你很想知道一条线的进展,它偏偏在关键时刻转到另一条线,让你两边都担心着。众婆娘媳妇都陆续散了,净虚靠近凤姐说:我有件事想了很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凤姐说:别讲。

净虚说:好的,那我就跟你讲一讲。

凤姐:???

净虚接着说:我有件事,本来要去府里求太太,所以先跟您请示下,就是我当年在长安县出家的时候,有一个张大财主,他家的女儿叫做金哥,就是金哥败金哥败金哥熬则白那个金哥,这金哥来我庙里上香,就被长安府太爷的小舅子李衙内给看上了,那李衙内一见钟情,非要娶金哥。

凤姐说:那就娶嘛。

净虚说:可是呢,这个金哥已经受了原任长安守备公子的聘礼,这张财主如果退亲,守备大人就不依,可是不退礼呢,李知府又不肯,奶奶您知道这叫啥吗?

凤姐问:叫啥?

净虚说:左右为男。

凤姐说:咱能不能尽量不用谐音梗?

净虚说:好吧,现在这张财主无计可施,可李衙内一门心思要娶金哥,守备家听说了此事,坚决不退礼,两家就开始打官司,我想,如今长安节度使云老爷跟府上交好,能不能麻烦奶奶帮着跟云老爷说一声,让他写封信给守备大人,让他退礼算了,如果可以的话,这张家倾家荡产孝顺您都愿意。

凤姐听明白了,这张财主是见李衙内财大气粗想让女儿毁约。凤姐说:这事倒也不大,就是太太把府中的事都交给我打理了。

净虚说:既然太太不管了,那奶奶您就可以做主了。

凤姐说:我又不缺银子,我也不做这样的事。

净虚心中明白,这句话的重点是需要银子,否则你提自己缺不缺银子干啥,这尼姑毕竟是跑江湖的,知道如何打动凤姐,她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奶奶您不缺银子,但是他们知道我会来求您,如果不把这事给处理了,就搞得跟咱们府上这点手段都没有一般,大不了我被李衙内打一通屁股,但扇的却是奶奶您的脸面啊。

凤姐:???

净虚说:谁人不知奶奶您神通广大?家中有五套房,老公做着大官,还有二百只蟑螂。

凤姐说:行了,你别说了,我说什么事能行,它就得行,这样啊,你让这个什么玩意儿张财主送二三千两银子过来,我不缺银子你是知道的,我就是单纯想替他出这口气。

净虚听了,喜不自禁,她知道张财主不要发票,那边张嘴要个五千两不是什么大事,张财主让守备大人退了婚,自己拿了钱,凤姐耍了威风,就这事没有一个人会有损失,简直就是双赢的买卖。

那么此事会给凤姐带来什么后果呢?

我们下回书分解。